久等了。文字。

這陣子發生很多事。
重新瀏覽這些事件的刻痕以後,代表我這段時間還是有努力的在生活。
就用這篇文章找回指尖滑過鍵盤的熟悉感,也順便壓抑一下沒有讀書的罪惡感。

經歷過震撼的職前講習,抓住與大五接軌的空檔我用力的生了場病,
從菲國回來之後,正當我還暗自得意我是全團健人時,疾病卻一聲不響的爬到了我身上。
(全團共22人,19位在國外期間都有轟炸馬桶的記錄,只剩下3位肛門是乾淨的。
而我就是其中一位。麻煩鼓掌到這裡就好,謝謝)
完全相同的上呼吸道加下消化道症狀,而且伴隨瘧疾般的間歇性發燒,
隨著體溫的上上下下,我的心情也跟著起起伏伏。

好險,我還好好的。
然後見習生涯就來到了第二週。

有人說時間像乳溝,擠一擠就有,但是擱置的心得和心情真的太多,而時間太少。
不過我想,這可能也跟我把一些時間拿去看妹的乳溝有關係。

這幾天我跟著兩個病人在學習,當一個精神科的見習生。
過去醫學人文課程教我們『病人是最好的老師』,
那麼精神科的病人不只教你醫學,還教你怎麼修身養性。
有一次,我其中一個病人很有禪意的告訴我,
『既然過去無法改變,為什麼還要我們還要回憶過去?』

但是這時候我正在問他的過去病史。
如果不是因為他看起來汗操很好、眼神很殺,加上我穿襯衫不太方便,
我一定會拿椅子爆他的頭。

我不得不承認,我的醫德真的在菲律賓用光了。
這個故事之後會再告訴大家
<<菲國聖醫-那段我與St. Joe一起顏射馬桶的日子>>
另外要與大家分享的故事:
<<十面埋伏-我與百變達哥打心理戰的時光>>

進了醫院有好多事情需要去習慣,像是自我學習,還有被老師狂電後的自處。
在落花水面皆知識、大譙小電都不會的醫院學習生活裡,自我學習變得無形的重要。
無形的重要,就是你看不見它,但是它卻在你被老師電的一問三不知時,就會變得很重要。

精神科最電的就是臺灣精神名醫(兼病人)-陸教授
這幾天最常見的情形就是,他會先丟出問題,然後再用雷射筆掃過在場的學生一遍,
『碰』『胡扯八道!』前面那一聲是拍桌子的聲音,後面那句是他最喜歡罵的話。
然後你會看見原本有10000生命、100智力的學生,被他10000的智力瞬間渺殺成生命0、智力0。

履試不爽。

『既然無法有效反擊,那麼就徹底摧毀自己。』我告訴自己。
我摧毀的不是知識,而是自尊。
從一開始的自責自己為什麼不把書念好,一問三不知,
到現在我已經慢慢進化成能夠大聲的說出『我不會』然後帶著微笑坐上『陸牌言語電椅』
而且還不用上麻醉。
不過我最近開始在慢慢擔心,我的羞恥心會不會薄弱到消失,
因為我竟然想和陸教授打嘴砲、耍耍嘴皮子。
科科科科。

但是說不定這是比較適合我的讀書方式,因為被電完以後會比較夠心甘情願的坐在桌前看書。
不會再像以前一樣,覺得考試讓知識有點不有趣。
另外臨床知識『能夠馬上運用』的特色,也讓短視近利的我覺得比較有目標。

學海無涯,唯勤是岸。
阿迷陀佛,胡扯八道。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odingpenguin 的頭像
odingpenguin

阿丁翻滾部落格

odingpengu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