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新創的系列標題,為了一些簡短、不知道該如何定位的片段。
1.困
每一次颱風我都會想起伍佰&China Blue的風颱心情和暴雨
哼著哼著,風雨愈變愈大。頓時,讓我有種我是颱風之王的錯覺。
抱歉了,受淹水之苦的人們。

鐵路岡山到台南段因為凡阿比颱風積水,於是我和一群北上的人在岡山火車站等著搭接駁車到台南。
兩百多個從高雄出發的人,以各式各樣的形態和心態在這小小的車站期待著。
有人焦慮的一邊看錶、一邊不停變換姿勢,有人認份的坐在欄杆上聽著音樂、看起書來。
也有人像我一樣,用眼睛將路人和正妹掃描進我的『社會大學知識庫』資料夾。

上大學後,我喜歡上這種和大家一起被困在一個地方的感覺,特別是在這種沒有時間壓力的週末。
不像坐在長椅上看著匆匆過往的乘客,每一個人都只能驚鴻一瞥,
因為一大夥人哪裡都不能去,能夠肆無忌彈的打量每個乘客,也毋需在被發現時馬上移開視線。
純粹看人一點也不有趣,不過從隨身行李及人格氛圍試著去拼湊出每個人的故事就有趣多了。

站在我後方的窄版西裝褲雅痞,一臉不耐煩的倦容。
應該是昨晚在酒吧喝掛了,中午起床直接跳上火車時才發現中計了,得在這裡與台鐵周旋。
後方的濃妝女子一邊用過長的假睫毛搧著風,無聊的將IPOD裡的歌曲,
從第一首瀏覽到最後一首,然後將耳機拿下,拿出前一秒沒翻幾頁就放回包包的潮流雜誌。
穿著運動外套、從剛在車上就站在我旁邊的阿伯,現在開始拍起手、做起外丹功來。
他喝到只剩下半瓶的茶水,放在樓梯的扶手上。
我用眼睛觀察裡頭的茶葉,片片飽滿,跟阿伯的雙頰一樣。

車來了,大家魚貫的排隊上車,只留下一地的腳印,還有濃妝女的香水味。

2.電影
片頭,男女主角在貨車上面野合,讓我以為我選到的是唐山大車震。
『歷時23秒,餘震32年』衝著海報上的這句話,我現在坐在電影院裡。

1976年7月28日北京時間凌晨3時42分53秒,發生在距離北京150公里的河北省唐山市的大地震,
震源距地面6公里,強震產生的能量相當於400顆廣島原子彈爆炸。
整個唐山市頃刻間夷為平地,全市交通、通訊、供水、供電中斷;
造成24.2萬人死亡,重傷16.4萬人。

以上來自維基百科。

物理上的地震很可怕,但不管多麼嚴重,花點時間,一切都能重建。
那麼心理的震撼呢?

兒子女兒只能選擇救一個,我會怎麼選擇?
如果他們都在我面前受著傷,我會怎麼選擇?
錯怪了一個人32年,當我知道真相後,我該怎麼面對那個人?
如果那個人是我的母親,我該怎麼面對?

『上東路站到了,有沒有人要下車啊?』
雙鬢有些斑駁,李連杰坐在椅子上模仿起公車服務員,訓練自閉症的兒子搭公車。
這是<<海洋天堂>>裡的一幕。
我不知道霍元甲,柔情起來的那一面,竟會如此令人動容。

『死亡不悲傷,沒有辦法彌補的遺憾才令人心碎。』
在給學弟妹感性劇劇情的建議時,我都會給這一句話。
但我也只有這麼一句話。在看過無數電影和小說之後,凝聚出的一句話。

我想這也是為什麼我的朋友同學,總會說我的哭點很奇怪的地方吧。

3.酒精
明明就沒有很忙,怎麼上一次與酒精相遇,是那麼久之前的事了?
那時總會利用酒精讓自己入眠,偶爾搭配幾根紅色萬寶路。
常常,不知道自己是怎麼睡著的。

我果然還是不喜歡腳步虛浮的感覺。
我以為只要腳步虛浮,腳上的傷口就不會再隱隱作痛。
走出藍曬圖,我深深的吸了口海安路的夜晚。
人聲鼎沸,一天剛開始,夜生活也剛開始。

紅綠燈從60秒開始倒數,我騎著車停在車水馬龍的路口。
過去看見的,怎麼都是自己所失去的?
原來,跟自己過不去的,還是自己。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odingpenguin 的頭像
odingpenguin

阿丁翻滾部落格

odingpengu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