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動開始
『May I have your attention, please? This is captain speaking. We are now in Sebu…』
8/17日早上,太平洋宿霧航空5J561班機載著一群來自臺灣的神秘客抵達了Sebu(宿霧)。
他們背著大背包和睡袋,打著國際志工的名義通過各機場的層層安檢。
一路上完全沒有任何人對他們投以注視,儘管他們是其實是一群炸彈客,
不,更準確的來說,他們是一支訓練有素的轟炸機中隊。

沒錯,就是我們,來自臺灣的願景青年行動網協會的臺灣志工。

阿醜,你一點也不醜
台語發音的『阿醜』,是菲律賓語的『朋友』
坐在島上特有的三輪車裡,只要你歪著頭、挑起眉毛,你就是『阿醜』
在華人文化中略帶輕浮意味的動作,在這座小島上竟然是親切的打招呼方式。
我很愛這種打招呼方式。
因為不管你是手上都拿著東西,或是像這裡的婦女一樣頭上頂著剛在井邊洗好的衣服,
又或是像攀在十多公尺椰子樹上空投炸彈的男人,如此的打招呼方式既方便又熱情。

『層~層~層~』島上的交通工具以摩托車和前面提過的三輪車為主,
你可以看見寫著HONDA或是YAMAHA的摩托車在時而泥濘、時而柏油的路上跑著。
為了減少因崎嶇而造成的震動,許多125CC的摩托車被改裝成越野車型式,
外加一根台客版衝天砲排氣管尾隨在後,揉合了日本、臺灣及菲律賓三種文化。
如果充斥在各個招牌或是牆上塗鴨的韓文也算的話,那麼在這個四週為海、島上滿是椰子樹、
才剛有電但還沒有自來水的原始史小島,真的算是個多元文化聚集地。

島上男人的主要工作是漁夫和車夫,在路上常可見他們三五成群在一些需要搭車的地點等待乘客。
就像臺灣的計程車,但是價錢十分之一或是更少,也少了臺灣計程車的那種匆忙及緊張。
他們可以在送我們抵達活動地點後,在原地下棋聊天然後等上我們一整天。
島上女性的主要工作則是家庭主婦,在家裡做些傳統手工藝品及處理家務。

島上小孩的主要工作,則是踏遍島上的每一個角落和用盡所有力氣擊潰國際志工的理智。
除了牛、羊會躺在路上以外,小孩子也是喜歡棲息在地上的生物之一。
『阿你呀SAY唷』第一次看見我們這群東方面孔時,他們從地方跳起來跟我們親切的打招呼。
『你好唷,我不是韓國人唷!我們來自臺灣唷!』
我們也親切的跟他們打招呼,然後在心裡驚訝韓國在這裡根深蒂固的影想力。

在第二次見面以後,小朋友們就將我們當成是移動式單槓,或是十萬個為什麼裡的屋拉博士,
用他們用不完的能量和問題,一邊攀附在我們的身上,一邊用菲律賓的牙牙學語,
重覆著會令人想要用大絕招幹掉他們的腔調和字句。

『say cheese』
拍照,是和他們最好的互動,不管是大朋友小朋友。
小朋友會衝過來,近到他們鼻尖的汗珠貼在你的鏡頭上,然後擺出自以為超酷但是超口愛的姿勢;
大朋友則是會害羞的別過頭去,但是眼神還是會與你的鏡頭三目相交,還是很口愛。
女生又帶了點性感,男生則不予置評。

這裡的口味除了鹹了點、辣了些、蔬菜少了點、海鮮多了些,其它都和臺灣差不多。
主食以米飯為主,偶爾會吃麵,甚至有時候麵也會被當成是一道配菜和飯配著吃。
大家對於這裡的食物接受度都很高,而吃飯時間也是我們除了去海邊玩水以外最期待的時間。
當地志工總是會等我們用過一輪了,他們才願意拿著盤子打菜,深怕讓我們覺得他們要不周之處。
即使在『Taiwan Day』(我們當主人,準備臺灣料理給當地志工吃)也是一樣。
他們擔心我們吃不飽,準備了比我們還多份量的飯菜,讓我們誤以為我們準備的滷肉飯只是飯後甜點。

熱帶水果是另一個讓人覺得這裡是個口愛地方的原因。
想喝椰子水嗎?到任何一間前面有種著椰子樹的民宅,指指樹上然後遞出10匹索(約台幣7塊),
主人很快的就會為你現採椰子,然後上演一陣椰子空襲。
椰子水和椰果多到,讓我超想飛回臺灣殺掉賣我一小瓶五十塊椰子水的夜市老闆。
鳳梨、和芒果和西瓜也是餐桌上常見的水果,讓我們一邊吃一邊燃起思鄉的情緒。
每一道水果當地志工都會貼心的為我們去皮,然後整整齊齊的排好,只差沒有餵我們吃而已。

簡而言之,這裡的生活比想像中的舒適,當地居民的熱情比這裡的天氣還熱。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odingpenguin 的頭像
odingpenguin

阿丁翻滾部落格

odingpengu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