激烈戰鬥‧序曲
吃完晚餐,各個工作組別分別完成工作之後,我們最先要面臨的問題是洗澡。
『我們有一間五星級的淋浴間,大家很期待吧!』領隊嘉信歡欣鼓舞的說。
聽到這邊大家的眼睛都亮了,跟著嘉信走到淋浴間,
想要在著陸後的第一個晚上,來一個久違的熱水澡。
正在幻想五星級的淋浴間會是什麼樣子的時候,映入眼廉的,
是一個用石頭圍起來的空間,遮蔽高度大概到我的肩膀(150公分),
而且不附門。
『五星級的原因是因為有..鏘鏘鏘鏘..門廉!』嘉信淘氣的拉起旁邊一塊藍色布。
這時候,團員們拋開了熱水澡的妄想,然後在心裡圍毆了領隊第一次。

一桶水哲學,是我們十天以來所信奉的至高理念。
對於這個水比可樂還珍貴的海島,盡情的用水是個邪惡至極的想法。
於是每個人洗澡的時候只能用一桶水。

簡介一下我們在這裡生活中幾種常用的水。
首先是井水。我們住的地方旁邊有一口井,我們會打水上來用。
井水的用量沒有限制,因為它不太乾淨。
它來自地下水,成份有海水,還有我們用過的水滲到底下再形成。
『身為井水,會有點味道也是合情合理的。』
再來是乾淨的洗滌水。
每天早上會有賣水的商人載著大桶的乾淨淡水,挨家挨戶的賣給需要的人。
這些水的功能是拿來洗需要被乾淨對待的東西,比如說食物和身體。
最後是飲用水,有點像是臺灣的麥飯石飲水機,沒什麼好介紹的。
洗澡的時候,一群男生會在井邊先用井水先將身體洗過一次,
然後趁著井水的海味還沒有滲進皮膚讓我們變成海王子之前,用乾淨的淡水沖過一次。
一群男生在井邊、昏黃的燈光下搓著下體,引人遐想,不太舒服。

種水筆仔是這次旅程最重要的事情。
『為了候鳥、為了國土、為了不讓之後分享會很空虛,大家要加油!』
在自然保育中心拍完可以當成專輯封面的大合照後,我們說出了對自己的期許。
『這一次要種8000株以上』嘉信大聲說著。
『好!』大家大聲的附和。
打夥一輩子份的雄心壯志似乎都有帶過來,感覺就算種完馬上往生也沒有關係。

採幼苗→把幼苗種下去,這是種水筆仔的步驟。
種水筆仔很快,拿起幼苗插入沒有植被包覆的潮間帶區域,大功告成。
然而採集水筆仔幼苗就是耗盡精力的一件事了。
Olango的紅樹林不像臺灣的紅樹林那麼矮小,而是能夠長到5公尺左右的樹林。
我們必須涉水走到盤根錯結的紅樹林裡去採集成熟的幼苗。
水位退潮時及踝、漲潮時及腰。
水不在深,有土則濘。濕潤的土壤像台天然吸塵器將腳緊緊的吸住。
唯一能夠順利前進的方法,就是踩著水筆仔的堅固氣根往前走,要不就是踩著夥伴的腳往前走。
成熟的的水筆仔大多長在紅樹林的頂端,我們必須仰賴當地志工或是敏捷的團員,
爬上樹去摘或是用樹枝將幼苗打下來,才能夠取得我們想要的幼苗。
村裡的孩子們扮演我們採集水筆仔的大功臣,因為他們總是知道哪裡有長著茂密幼苗的紅樹林,
我們俗稱『大密寶』的紅樹林幼苗王,讓我們採集幼苗的工作能有效率的進行。

孩子們一路上和我們打打鬧鬧,倒也挺有趣。
看著他們開心的將植物的果實別在你的耳朵上,然後笑成一團;
或是他們跑進水裡,撈起小魚或海星放在你手上,然後笑成一團;
你會在懷疑他們是不是瘋子之餘,也感染上了他們的瘋狂氣氛。
路上隨處可見的植物變成了孩子們的玩具,讓我看見了生命的另一種樣貌。
在臺灣生活中的快樂,好像沒有那麼簡單,也不是如此純粹。

『Pei ni chu kan liu sin yu, lou tsai tze ti chiou shan.』
這段話如果你看得懂,如果不是你曾經在這邊生活過,那麼就是有鬼。
不過如果把它唱出來,那麼你一定很快就能聽出來他是F4的流星雨。
『陪你去看流星雨,落在這地球上。』
別感到意外,因為這還算是舊歌。
他們連No Body都能不經大腦的跳給你看。

根據不負責任的帥哥耳朵統計,這裡最流行的歌曲是Michael Jackson和小賈斯汀。
雖然地上的柏油路普及率不高,但是當地的收音機和卡拉OK機器的普及率卻不容小覷。
三步你就可以看見投幣式卡拉OK機器,裡面歌曲更新的比臺灣色情小吃部還要快;
五步就可以見高功率的喇叭矗立在村子的中央,每天晚上都會播著震耳欲隆的電音,
是頗具當地特色的DISCO。
有一次,半夜兩點多爬起來上廁所,
遠方一聲震耳欲隆的聲音,讓我誤以為是半夜很常見的大雷雨。
接下來的旋律聲才讓我驚醒,原來是去年當地最紅的歌曲<>
綿延不絕的電子音樂,讓你想甩都甩不掉。
這裡的人們可能會吃不飽,但是舞可不能不跳。

有句話說『work smart, play hard.』
於是,我們努力的種水筆仔,發瘋的夜釣和跳島。
我不知道該如何敘述有多好玩,因為好難。
我只知道,如果團費是28700元,那麼有28000元應該都是花在跳島和夜釣上。
如果扣掉跟海龍王借的海水、海中生物和藍天白雲不算的話,
船上的BBQ和啤酒可樂,還有無限次的跳水大概還值20000元。
你說,這還不夠好玩嗎?
以上純屬虛構,若與身上的曬傷雷同,純屬巧合。

『我們到菲律賓除了當志工外,另一個重點就是體驗最道地的生活。』
領隊兼轟炸機中隊隊長嘉信在行前說明會上,這麼告訴每一位隊員。

『有沒有衛生紙啊?我的用完了,快拿來借我擋一下啦!』
一名隊員蹲在三軌船後,褲子退到膝蓋,跟旁邊穿好褲子準備離開的夥伴求援。
三軌船是Olango島很常見的交通工具及捕魚工具。
除了是交通工具外,也是在野外解放時很好的天然掩體。

『沒有轟炸過馬桶,別說你來過菲律賓。』知名旅行家說過。

吃下當地土生土長的細菌,我們感受到了這座島嶼最天然的感動。
將自己肚子裡的臺灣味,透過上吐下洩的方式回饋給這塊土地。
拜這些生病發高燒的志工所賜,我們有了到當地的醫院做田野調查的正當理由。

坐上三輪車,後面載著熱水瓶和碗盤,病患們在車裡裹著大棉被,車燈時亮時滅。
頓時我有些錯亂,我以為我回到了日據時代,半夜帶著家人出門求醫。
出現在眼前的白炙燈泡招牌上顯示的STA.Rosa Hospital』將我拉回了現實。
這間醫院比不上臺灣衛生所的水準,從團員們因為漏針而腫成一大包的手臂可以看出來。
不過這裡很確實的落實了醫藥分級。
因為等醫生開完處方後,你必須到村子另一端的雜貨店抓藥、還有買點滴需要用的器具。
經過一個晚上的治療及多次的換針,團員們轟炸馬桶的次數減少了,胃口也開了。

小插曲。
在我們抵達之前,日本的志工們已經躺在醫院為我們暖床了。
和我們的工作性質一樣,不一樣的是他們是由愛知縣大學外文系的學生所構成。
當我們看見彼此時都帶著些驚訝,因為沒想過兩國的東方面孔們,會以如此的方式在第三國家見面。
躺在床上的是三個漂亮的女生,而有另外兩個漂亮女生在旁邊照顧著她們。
基於志工的熱情及身為臺灣志工代表的國際禮儀,加上平時對於日本文化的欣羨,
我當然抓住機會與她們有了些良性的互動,令我永生難忘。

我想起了國小生活與倫理課本中的『幫助』那一課。
原來,幫助人的感覺是那麼好。
而且還是幫櫻花妹的忙。

為您鄭重提醒,菲律賓出團三寶:座墊、面紙、止瀉藥。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odingpenguin 的頭像
odingpenguin

阿丁翻滾部落格

odingpengu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LIDA
  • 你好.我是2011將要去菲律賓的成員之一
    看見你的文章..真好

    1.我們的領隊是嘉信
    2.讓我更期待這次的菲律賓之行
    3.可否聊聊當地的情形ㄋ..例如娛樂.民情...嚷我可以更了解ㄋ
    MSN.(莉惠)sport330msn .com
    有空可以聊聊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