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rvical cancer(子宮頸癌)開刀的indication(適應症)是?recurrrence(再發率)是多少?』
『老師,請問這張超音波要怎麼判讀?』
『醫師,請問一下,我肚子這樣痛是正常的嗎?』
『醫師,我媽媽的子宮一定要拿掉嗎?這樣她就沒有子宮了耶?』

許多問題交織出醫院生活的一天。
老師的問題,病人的問題,學生的問題,家屬的問題。
在一問一答之間,彼此了解,彼此成長,也彼此窺探。

眾所皆知,問問題有它的一門藝術和學問。
進醫院之前,我自栩是一個還蠻具問問題技巧的人。
游走在該問與不該問之間,如庖丁解牛一般,用問題將真相支解。
我最強大的武器是誠意,加上建立在對事件有一定程度的了解,
建構成問出好問題的前提,也免除了誤批逆麟或誤採虎尾的可能性。

『你覺得要不要問老師這個問題啊?』
『去啦去啦!反正不會頂多就被老師嘲笑而已。』

進了醫院之後自己就像進入危險叢林裡的小帥兔,
發覺『學海無涯,看不見岸』
見習醫師(Clerk這個身分,又讓問問題這件事變得複雜也世故許多。
學長姐和老師總告訴我們
『什麼問題都可以問沒有關係,因為你們是Clerk嘛!』

然後得到的答案結果如下:
『這個問題書上都有寫喔!要多讀點書。』
我領了一個白眼,謝謝老師。
『這個你現在還不需要會。』
幹!我竟然問了個超水準的問題,可是問完還是沒有答案。
『這是個很好的問題,需要用一輩子去解釋。』
很好!可是我只有一個一輩子耶!老師。
這時候如果哭出來,一定會被冠上『草莓族』或是『慣寶寶』的美名。
如果罵出『哭夭』,又會被扣上『學習態度不佳』這頂大帽子。

當然,成大醫院的好老師很多(滅火+雙面人模式on)
訓練出來的醫學生也得到廣大民眾的喜愛。
(以上這段話的參考資料:其他醫院前輩的讚賞+自我感覺良好)
但是三不五時的被老師的言語槍給射殺,自信值也是會歸零的。
因此,問問題的前置作業時間愈拉愈長,敢問的問題也愈來愈少。

『Clerk生活就像一個大型夏令營。花幾個禮拜到每一站看一看各站的生活和生態。
有共鳴或是很如魚得水的科別可能就是你以後會走的科別。
別想弄懂所有的問題和知識,不然住院和主治醫師就沒有存在的價值。
心中要有自己的一把尺。
甚麼東西是不學就十分可恥的,那些一定要會。其它就自己斟酌吧!』

來自雲林海口的團康王阿亮開示。

山有小口,彷彿若有光,便舍船,從口入。
初極狹,纔通人;復行數十步,豁然開朗。
迎接我的雖然仍舊是老病死,但至少正面能量又注入我的生命帥孔了。

Ps1.
週末回家時,新聞台政論節目以外的帶狀節目,
無論是社會事件剖析或是人物介紹,都會讓我的遙控器在此佇留許久。
這個周末介紹的是閃靈樂團,他們背後的故事真的很振奮人心。
推薦。

Ps2.這檔的<<大愛劇場>>很好看。
<<大愛劇場>>前的<<人間菩提>>也很好。
不僅可以洗滌我污穢的心靈,對於模仿上人說話這項技能也很有助益。

Ps3.我不喜歡在放學時走過小兒科加護病房外的那條走廊。
下課後的輕鬆心情,完完全全與長椅上家屬沉重的祈禱牴觸。
特別是離開醫院時,聽見呼嘯而過的『府城青年砍人車隊』引擎聲。
會讓我暫時失去對生命重量的衡量。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odingpenguin 的頭像
odingpenguin

阿丁翻滾部落格

odingpengu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