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天去拔了兩顆智齒,很痛。

孟子:天將降大任於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餓其體膚...
『你剩下來的三顆,都要開刀拿掉喔。因為都沒辦法直接拔。』
三間診所(包含敝校敝牙科)都這麼告訴我。

老天知道我是個對於疼痛忍受度很低的人,於是讓我的四顆智齒都得開刀拿掉。
可喜可賀,可喜可賀,能力愈強,責任愈大。
不過其實過程不怎麼痛,但是下診療台時,我的背後還是濕成一片。

一個人看著深夜的窗外,在這個一天裡人最脆弱的時刻,
再看見自己自己原本帶點帥氣的臉腫得像豬頭,我不禁潸然淚下。

離學長往生過了一些時間。
好險自己沒有忘記,因為自己對於悲傷的記憶,記性總是很差。
有研究說,人對於不喜歡的記憶,會有較多遺忘的傾向。

4/27學長往生後的消息發出。
4/28老師的話被媒體斷章取義。
然後學長妹妹在臉書上發出對成大醫院的控訴,接著找了立委開了記者會,
希望大家協助他們找出真相。
4/29至今,PTT醫學生版上對於實習醫師工時的討論與實際上與衛生署的協商,
這一切,沸沸揚揚,至今仍在進行中。

第一次離一個社會案件這麼近(跳脫情緒之後),
我學到了,還有這世界真實的樣子,絕對不是自己兩顆眼睛裡看見的那個。

『學長,我到底應該相信什麼?』
在FB上,我與之前在精神科相識的總醫師聊起了這件事。

學長沒有告訴我,只是說了許多自己的想法,中間夾雜了我的辯駁和一大堆嘴砲。

『不像我們現在都已經髒掉了,你們都還很乾淨。髒是一個成長必然的過程,
只是當有一天你們變得跟我們一樣髒時,不要忘記自己曾經也有現在這個樣子。』

我在系站上看見,自己大二時與大六學長姐探討『什麼是醫德』的筆戰。
『以前的自己怎麼好傻好天真?怎麼能說出這樣的話?』

『風往哪裡吹,草就必須往哪裡倒。我年輕的時候也以為自己是風,等到遍體鱗傷,才知道原來我們都只是微不足道的草」
<<艋舺>>白狼

我的臉又痛了起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odingpenguin 的頭像
odingpenguin

阿丁翻滾部落格

odingpengu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