擺在桌上冷掉的便當,背後總有一個奮鬥的故事。

好幾次在晚上八、九點看見學長們一邊吃著冷掉的便當,
吃沒幾口又得馬上進入狀況,因為剛吃完晚餐的主治醫師正走進來查房。

醫師之所以為人所尊敬的,不是高高的社經地位或是白袍所帶來的壓迫,
(也沒有如大眾所羨慕但又唾棄的高射精地位)
而是背後所付出的這些努力,不管是大肆宣揚抑或是不為人知的都好。

『你們醫生對於這個社會能做的改變是甚麼?』
縱然社會學老師強調了幾次他完全是請教的語氣與心意,
但是一再的反駁與回應卻使我格外覺得著急。

『我還記得那時,我爸在急診掛點了,我人在樓上開刀。』
還沒脫下刷手衣(依法得罰500塊)的老師(外科年輕主治醫師),將身體埋進椅子裡說。
臉上表情雖然疲憊,但是仍然帶著一個外科醫師的霸氣。
我很好奇,究竟要多少的努力與覺悟,才能像老師這樣"煞氣"的說出上面這句話。

不是要每個人都需要做到『大義滅親』的壯舉(國文老師對不起)
只是希望這些默默努力著的笨蛋們,他們的犧牲能夠被看見,然後被體諒。
至少,能有繼續走下去的力量,哪怕只有一絲絲也好。

『哭過就好,再上。』

沒有騰出時間寫文章的日子,其實比較精彩。

每天總是在試探自己體力極限之後的情緒防線,
看看身邊不同風格的前輩們,是用著甚麼樣的中心思想在這個環境自處。
逐漸的拼湊出自己心中現階段、雖然模糊,但卻稍許清晰的人生典範。

如果將來我真的一時糊塗選了外科,但至少也糊塗的有根據。

距離人聲最後寒假的句點,五下生活已經悄悄的來到了第五個禮拜。
2011年的三個多月,『時光飛逝』都不足以形容我腦中時間軸移動的速度。
酸甜苦辣鹹,言耳鼻舌身,什麼狀況都有。
生活的衝擊與事件不斷,心境不斷在改變。
略感遺憾的是,心境改變的速度,偶爾快地令我無法招架。

球隊又在高雄敗北。
站在月台上準備回高雄的我,想起了大一聽學長說完他們當時敗北故事的光景。
那時我告訴自己:
『大五自己也要跟學長們一樣厲害,然後在離家幾步遠的球場替學長把獎盃拿回來。』

事過境遷。

大五了,卻已經不再拎著手套或站上打擊區,
與棒壘球的連結頂多是到場觀戰或是看看電視轉播的球賽。

前幾天看見學弟的文章,簡單的文字卻一語中的地將內心的想法一覽無遺。
反覆地將文章看了好多次,在電腦前久久無法言語。

我懷念那時單純專注的自己,還有燃燒掉世界的熱情。
現在或許還說不上世故與現實,但在做每一件事情前總多了一分顧慮、少了一些單純。
不過也或許現在該面對的事情,相較於過去也複雜了許多。

『覺得位子愈高,對社會的影響愈大的同學請舉手。』

不能再懷念我高舉的手了。
而是要一直擁有。

IMG_0686.JPG
他是前一篇提到的wyckate,文筆與我好的不相上下。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odingpenguin 的頭像
odingpenguin

阿丁翻滾部落格

odingpengu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