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兩週在心血管內科。
早出早歸的生活,加上冠心症病人用身體警告我,
我將生活步調調整到健康的不得了的程度。

IMG_0539.JPG
院慶盃壘球賽,好久不見的大家。

距離很近,近得差點就舔到老師的耳垂,因為只有這樣才能聽見老師的囁嚅。
當教學主治醫師的語調低到地板上時,查房不再是學習,而變成了場聽力測驗。
每一次查完房,總是跟旁邊的印表機先生學到最多,因為他聲音最大。
真是辛苦我,也辛苦外籍同學了。
畢竟兩個禮拜每天都要放空一個小時也是件很難熬的事情。

心血管內科是一個很有挑戰性的科別,也是一個很需要頭腦的"非恐龍科"
結果遇人不淑,著實有點可惜,只好大七再來挑戰一次了。
註:恐龍=非動腦=反應慢=廢物,by心血管內科主任李葛格。

有件事情,我這兩週一直在思考。

『你們的答案怎麼都這麼離譜啊?』
『這個部分是不是還沒念到?可是你們的病人有這個問題,你們還是要念書才能解決。』
一樣都是在責備我們不用功,第二種說法會讓我乖乖回去念書,
第一種說法卻會鼓勵我先扎完老師的草人以後再開始念,
讀書時間相對變少,老師的身體也會變得比較不好。

有人說,『合理的要求是訓練,不合理的要求是磨練。』
又有人說『沒有筆,就得不到(No pen, no gain.)』
說。的。都。很。對。

But..
當我看見
體重只有23公斤、虛弱到沒有辦法自己呼吸而窒息的阿嬤在床上閉上雙眼;
獨居的阿公因為血糖控制不好,血管病變必須截肢而落淚;
午夜時分,阿嬤駝著背,拖著一大台推車在醫院外頭的垃圾桶裡撿回收資源。
我實在很想給一直用負面話語來激勵我的老師,一個助跑後頭部飛踢+昇龍拳。

醫院已經是一個負面能量聚集之處,我實在找不到自己要讓這個地方變得更加負面的理由。

所以,醫院裡有著一些人的存在。

像是歐巴馬,一個長得像歐巴馬的台灣人學長。
『學弟,不錯喔。』
正當我剛被老師轟炸完,癱瘓在椅子上打病歷時,坐在旁邊的歐巴馬對我說。
我頓時覺得,自己彷彿置身在墾丁的海邊,臉正被比基尼妹包裹的雙峰拍打著。
雖然我也蠻常看到學長對順利印出病歷的印表機說『不錯喔』

『就算再怎麼爛,我也是這個團隊裡最強的"主治見習醫師"』

又或者像事梅姐,病房的專科護理師。』
『事梅姐,請問一下,你當初是怎麼克服pun gas(抽動脈血)的恐懼啊?』
跟著他四個禮拜,我沒有看過她嫌我煩,
總是慢條斯理的回答我的問題,即使她也很忙。

第一年見習醫師即將邁入尾聲,各型各色的老師和學長姐也見過不少。
有瘋狂電你的,有熱心教學的,有身材撩人的,也有『抱歉,學弟你哪位』的。
有句話說,『見賢思齊,見不賢而內自省』
(看到那些很閒的科要多去,而很忙的科就要想辦法省掉工作量。)
自己以後想成為怎樣的前輩,在心裡逐漸成型;
自己又是怎樣的一個晚輩,也時時在反省。

『學弟,你要多有自己的想法,不要甚麼處置都看學長的,這樣不會進步。』
老師再交還給我評分表時,這麼對我說。
『謝謝老師。請問一下,那18B的病人為什麼不用吃aspirin啊?』
我覺得有點尷尬,不過還是提出了放在心中一整晚的問題。
老師翻了翻病例,默默的補上『aspirin 1#QD』然後去跟學長吩咐。
『恩,他要吃。』老師看著病歷,低著頭說。

送啦!!!
被老師打了兩個禮拜的臉,我在離站前夕也打了老師的臉。
老師,請原諒我的年輕氣盛和自滿。
可是,真的好爽。

『畢竟,我認真起來,可是連我自己都會害怕啊!』
(向這句話的原創者九把刀致敬)

FxCam_1307332839361.jpg
端午節立蛋

醫學倫理學這堂課在上週結束。
心得:
最近開始要來設計一頂寫著『醫德』的大帽子,
可以在一些重大場合,像是畢業典禮或是清明節的時候做服飾上的混搭。
以免麻煩其它人再替自己扣上醫德的大帽子。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odingpenguin 的頭像
odingpenguin

阿丁翻滾部落格

odingpengu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