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Aug 30 Tue 2011 19:04
  • 熱臉

臉會熱,是因為被打了兩巴掌。
一巴掌打台大,一巴掌打成大,一南一北兩大醫學中心 。

『真的超離譜的耶。』
看見晚報的頭版頭條標題<<台大院長道歉:開刀醫師手術前未確認>>
便利超商店員一邊結帳一邊說。
我苦笑著拿起報紙,因為這個我一直都覺得這個店員很漂亮很親切,
沒想到她第一句跟我說的話竟然是這句,而且還不知道我就是離譜的醫院出廠的醫學生。

『涉案者最重處十年刑。』
『健保IC卡註記愛滋?反對聲浪大。』
『邱文達提前返國:遺憾、痛心、追查。』

每一次犯錯,高層的官員就會震怒一次,
然後下面的人就會發抖一次,台灣人民的心就會被安慰一次。
多年後,類似的事件還會再發生。
每一次的錯誤和震怒,都只是提醒大家,
『人是健忘的』

最近看到一句話很有意思,與大家分享。
『台灣醫界的檢討方程式:
一群60歲的人, 叫一群50歲的人去開記者會被轟, 然後說是一群40歲的人的錯,
所以30歲的人要增加評鑑項目, 20歲的人要上課。』

很有名的乳酪理論告訴我們,一個錯誤會發生,需要每一個環節都出了錯誤才會發生。
而SOP標準作業流程當初就是被設計來防止乳酪現象的發生。

知悉這次手術協調過程的學長在醫學聲板上暗示性的告訴大家,
這次的錯誤只要求主刀醫師來扛,是完完全全違背移植標準作業流程的。

簡單來說,是移植協調制度的出錯,才會有這一次的烏龍事件。

有人說:『系統的錯,台灣是不能接受的!』
所以,許多網路空間,部落格、臉書、推特...等等,
有許多人為醫師、老師們抱不平,試圖為他們發聲,
但是他們終究只能抱不平,好像不能做些甚麼。

『丁胖,你下班了沒啊?我跟你說我有看到新聞了。
你以後要小心一點啊,以後不要再犯這種錯了,禽獸。』
在東引島當兵的里長,開玩笑又略帶點提醒意味的告訴我。
好朋友總是有話直說。
『好啦,等你退伍回台灣再慢慢跟你說。』
我一邊覺得窩心,一邊把電話掛掉。

他們對抗的,是體制,還有人民的期待。

我甚麼都不是,只是一個來自成大的見習醫學生,
一個雖然知道的內幕不多,但是還是承認成大醫院的確有犯錯、也主張追回是非公理的學生;
一個對於外科仍舊抱持著熱情,所以只求檢討方向是朝體制而不是只有主刀醫師的底層醫療人員;

「在病人面前,我們沒有理由說自己是受害者!」
不打悲情牌,打的只是老師當時與時間賽跑的真實場景。

我想,被打熱的臉,需要的不只是冷屁股,更需要冷處理,
持續而有效的那種。

沒想到美國行的文章一篇都還沒貼上來,就先打了一篇這樣子的打臉文。
可惡!!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odingpenguin 的頭像
odingpenguin

阿丁翻滾部落格

odingpengu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miao
  • 這是個很可怕很令人震驚的新聞
    在我的感覺裡,最可憐的就是這一群參與手術的工作人員
    也許表面必須維持形象,內心應該是忐忑不安吧
    至於錯誤
    那個腦死的人並沒有說過要捐大體
    家人說是知道是同志但不知有愛滋
    可那不是有危險性嗎?為何會想出捐大體的點子
    當然,一個健全的制度是很重要的
    我在網路上看到negative和reative的發音相近
    如果屬實,那未免也太離譜了
    ......
    總而言之,覺得很遺憾
  • 嗯嗯 多輸的局面..
    捐者輸 受捐者輸 醫者輸 民心輸

    不過也希望是另一個刺激台灣的機會!

    odingpenguin 於 2011/08/30 23:52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