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附近有一隻熟狗 不知道他名字 都叫他大黃』
<<蛋堡 踩腳踏車>>
我想起了附近有一隻偽柴犬,每次經過他身邊我都會一廂情願的叫牠小黑,跟牠說話。
從我大三搬過來的時候,牠就已經臥在車底睥睨著這世界。
現在兩年過去了牠還是在車底下睥睨著這世界,只是眼神多了一份衰老,動作少了一分敏捷。

喜歡饒舌樂和嘻哈音樂的『把文章當成歌詞唱出來』和『強烈的節奏性』
直搗黃龍的歌詞,讓自己不需要再去詮釋和猜測作詞者的意念,
強烈的節奏性和不斷循環的和絃,就像人生,
即使每天發生的每件事,都是太陽底下的老梗,但總得抓好生活的節奏,才不會無所適從。
唯一的缺點就是得專心聽,因為饒舌樂變成背景音樂會讓人很賭爛,
坐在書桌前半個鐘頭,讓我課本一個字都進不去腦袋。。

『啪啪啪。』
昨天的海外見習分享會,又搏得了滿堂采。
從以前到現在,對於這種大場面總是享受多過於緊張。
一方面因為自己愛現的人格特質,讓操控整場的節奏顯得輕而易舉,
另一方面則是正面能量的流動,總能給自己快樂的回饋。

有研究說,人腦負責理性思考和判斷的區塊,在獨處和身在群眾時活躍的地方和程度都不一樣。
處在群眾之間的判斷力和思考,透過影像學的分析,活動狀態會下降許多。
所以只要了解群眾的組成和訴求,要操控一群群眾其實很容易。

分響會上,前一組同學的報告內容很受用充實,也有許多令我耳目一新的文化衝擊。
但是坐在台下的我往後看,全場聽眾睡得東倒西歪。
輪到我報告,我將心中事先演練過的想法和笑話有條不紊的丟了出來,
台下群眾的反應也如同我所預期,笑的東倒西歪。
但是有一件事情我很清楚,也很在意。
我講的內容沒有其他同學那麼受用,也沒有那麼深刻。

只是比較好笑。
也就是譁眾取寵。

人總是一直在這些傻事中成長。
就像從前的自己會草木皆兵的顧及一個不值得尊重的老師的所有需求,
然後在口條雖然略感無聊、卻默默奉獻的老師課堂上打瞌睡。

沒有深度的幽默,只會變得可笑。
進了醫院一次次的口頭報告,都一再的暴露出這個弱點。
忘記是甚麼時候體會到這個道理,然後開始努力的去修正自己的言行舉止。
幽默和深度的平衡點,建立在一次次試誤學習的經驗累積和不斷的思考。

無知不只浪費時間,更會蒙蔽了『無知』這個事實。
看人不再只是看眼前的表象,也不再縱容自己貼上標籤,而是一筆一筆記下、詮釋和思考。
想到過去的自己,在明眼人眼中所呈現的一切,我的背脊一陣發涼。

『今年大一新開了一堂課,內容是..,你們有什麼看法?』
雖然腦中思緒洶湧,我卻無法用一個有系統的方式說出來。
想的多了,能說的卻少了。

我趕忙回頭瀏覽系站上個人版塊的文章,發現好大一部分都是在大一大二的時候所寫下的,
我想起了過去那個甚麼都往前衝的自己,背脊上又濕成一片。

不需要像小黑那樣睥睨著這世界,但是也不想永遠都這麼地被睥睨著。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odingpenguin 的頭像
odingpenguin

阿丁翻滾部落格

odingpengu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