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ar 01 Mon 2010 22:01
  • NPC

今天,是穿上白袍後的第一天上課。
對照起昨天的解放之夜,今天真實的不太真實。

『請坐。請問是簡小姐嗎?』走進門來的,是老師安排的標準病人。
標準病人就是一群知道自己假裝生的是甚麼病正常人,專門用來訓練我們菜鳥醫學生的病人。
我的標準病人,是個氣質很特別的大姐姐,給人一種安心的感覺。
好的開始是成功的一半。

『我就是。丁醫師你好。』她對我笑了笑,然後說。
丁醫師...她是在叫我嗎?我可以感覺我的腎上腺瞬間炸開,全部的腎上腺素全部都噴了出來。
在她打開門走進診間的那一瞬間,我看見一隻蚊子飛了進來。
所以這讓我有點不確定,到底她是叫蚊子來叮醫師,還是在叫我丁醫師。

『你好,請問今天有什麼我可以幫你的嗎?』
我用一個open question開頭,一邊暗中覺得自己真是個臨診王,心情也放鬆了些。
『丁醫師,我最近總是覺得胸口悶悶的,有點痛。』她回答。
我終於確定是『丁醫師』是在叫我。

我努力的找尋散落在地上有關胸痛胸悶的concept map,但是我好像夾在課本裡忘了拿出來。
好像有沒有放鬆多久耶。

『小姐,不好意思,我是泌尿科的醫師,你的問題應該要找胸腔科。來,我幫你轉診。』
為了不砸掉臨診王這塊招牌,我好想跟她這麼說。

但是我不想我修完這一科之後,也被轉到其它學校去了。
『那除了胸悶和胸痛以外,你還有地方其它的不舒服嗎?』
我想起了老師說,不要太快進入主題,要讓病人盡情的說。

我看見剛剛那隻蚊子在我和病人之間上下盤旋,尋找目標要進行營養補給。

『喔,我有時候還會有心悸。』她想了一想又説。
『那除了胸悶、胸痛和心悸以外,還有其它的問題嗎?』
我猜病人現在心裡一定偷偷覺得,我是不是醫學院裡聘要來整他們的NPC,因為我一直講相同的話。

鼻頭有點癢,蚊子現在停在我的鼻頭。我好想把牠巴掉,但是不行。
滿頭大汗、鼻頭有蚊子加上NPC,我現在看起來一定很蠢。

『喔喔,有時候我還會覺得脖子很緊繃,早上睡起來會覺得很疲倦。』她想了一想又說。
流利地彷彿腦中早已準備好這些說詞,但就是不想跟我說。

『拜託,簡小姐別鬧了,快把醫學院要你背的整套都背出來啦,不要讓我一直問。』
當然我沒有這樣說,因為這樣很沒有醫德,也很沒實力。

相同模式之下,我又問了許多一些老師之前教過的問題,然後也順便漏了另一些問題。
與其說是我在問診,倒不如說是標準病人一直在引導我這個菜鳥怎麼去問問題。
像是『醫師,請問一下我要吃藥嗎?』『醫生,我以後有沒有甚麼問題要注意的啊?』這類。
因為知識經驗的不足,所以在問診最後我也不免俗地放了許多老師都會放的大絕。
『簡小姐,我們待會替你再做一些檢查,等檢查結果出來後,我們才能做出初步的診斷。』

走出診間時,我向標準病人說了聲謝謝。

『簡小姐,請問一下妳是醫院裡的老師嗎?』
我覺得他應該也是從事醫學相關,不然她怎麼有辦法引導我問出那些我忘掉的問題。
『哈哈,我不是老師,我是成大家醫科的助理。』她對聽了之後下巴掉下來的我說。
『你剛剛一直問我除了主訴以外還有甚麼問題,問得很好啊。』
可能是看到我的下巴吧,她補上了這一句。

太陽底下沒有新鮮事。
我知道今天發生的事情,在每一個前輩的初登板時,早已發生過。
只是對於一個大四的菜鳥來說,依舊十分新奇,對成長仍然有著重要的影響。
短短的十分鐘裡,雖然跌跌撞撞,但是我總算有接收到到這堂課想要教給我們的東西。


學海無涯,不進則退。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odingpenguin 的頭像
odingpenguin

阿丁翻滾部落格

odingpengu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嘉嘉
  • 越聽我越覺得下星期的臨診好恐怖
    怎麼是標準病人 不是真的病人?
  • 我那個是選修的問病史 所以才是標準病人~

    odingpenguin 於 2010/03/05 23:32 回覆

  • teaprincess
  • 好喜歡你的幽默~~好久不見!有懷念的感覺:P
  • 好久不見 謝謝你家的茶
    如果可以不收錢就更好了!!!

    odingpenguin 於 2010/04/22 22:34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