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ar 09 Tue 2010 20:00
  • 地震

今天在金毛的FB上面看到一句話,說得很透,於是把它記下來。
『學生生活許多的第一次仍歷歷在目,但是許多的最後一次卻早已悄悄來臨...』
在一個大六學長面前,說自己認同他的話,實在有一點越俎代庖的意味。
我知道這句成語用得不對,但它卻貼切的表達了現在的感受。

前幾天的地震突然在我泡老人茶的途中,就這麼發生了。
來得很快,去得更快。
回到房間,電腦的音樂仍然若無其事地播送,彷彿地震不曾造訪過。
唯一可以嗅出地震足跡的,是在架子上東倒西歪的瓶瓶罐罐。
乳液、香水、收斂水…無一倖免。
然而,同是在架上的衛生紙,卻一點移動也沒有。
不知道老天爺是不是想透過這次地震來告訴我,
這些修飾表面的東西,往往都是不堪一擊。

『人參嘛,不過比當歸長一點。』郭余民老師在白袍典禮的鼓勵VCR中如是說。
好的老師不只會帶你上天堂,還會用他們獨特的方式,來傳達他們的生活態度。
我很羨慕他們能夠有如此的幽默感,去面對和詮釋生活中的不如意。

自己會做出這個決定,我覺得比地震還意外。
因為地震發生前,還有可觀察到的地殼變動,
而這個決定好像是在大便大到一半時突然做出的。
選擇在2010年的大醫盃之前,從打了三年多的球隊中抽身。
說來汗顏,這是第二次的離開這個曾經引以為榮的團體。
真沒骨氣。
『如果那些大學長又來找你說話,你要怎麼辦?』妳說。
暑假聚會裡98學長的話我還記得,那是個醫學營期中的一個中午。
太陽好大,天空好藍,薯條好吃,飲料好好喝。
我承認,會回去一部份是因為他們給的感動,另一部份則是想再給自己一次機會。
只是現在,當時的勇氣及熱情,早已在零零碎碎的挫折及不如意中消失殆盡。

再留下去也不是辦法。

今天騎車的時候,看見了一場車禍。
兩台摩托車飛得老遠,警察將路口封鎖一部份好維持現場的完整。
沒有看見傷患,應該已經送到醫院了,因為車子看起來狀況有點令人擔心。
左腳踝突然隱隱作痛,跟每一次經過當時事發路口時一樣。
去年車禍之後,我一直在思考為什麼車禍會降臨在自己的身上。
因為我每一次罵完髒話都會在自己心裡譴責自己,消自己的業障。
還是自己不願意讓步的個性導致的吧,我想。
當兩方都往同一個地方前進時,卻無法讓出空間或是給予前後順序時,
那麼碰撞及衝擊的發生,將會是無可避免的。

受傷之後,騎車變慢了,也小心多了。
那麼,思想呢?

還是總會在人群中橫衝直撞,表現自我。
因此仍然和許多不同的聲音產生摩擦,在人際關係中也三番兩次的跌跌撞撞。
我想起了媽常對我說的 『瑋瑋,不要那麼愛辯。』
只是有些事情我真得沒有辦法去妥協。

我操你媽的。

『快樂打球,打爆對手。』
我記得我曾經為系刊寫過這樣的幾句話,這是教練一直對我們耳提面命的話。
意思是說,無論球技怎麼樣,一旦站上了紅土綠草地,就是要去享受球賽。
至於打不打爆對手,那倒是其次了。
只是教練沒有教,如果打球沒有那麼快樂了,那麼還有能力繼續打爆對手嗎?

好像有點嚴肅呢。
跟自己說好面對這些事情的時候,也要跟當初進球隊時一樣,
要有大一的單純,加上學長的豪爽白爛。
會遺憾嗎?一定會。
因為沒有辦法將學長當初帶給我的感動傳給學弟。
只是現在的學弟我很喜歡也很爭氣,遺憾的成份也沒有那麼濃了。
會回去第三次嗎?不會。因為如果回去這篇文章就要刪掉了。
人事已非。

現在比較麻煩的是,要怎麼把球具給處理掉這個問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odingpenguin 的頭像
odingpenguin

阿丁翻滾部落格

odingpengu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


留言列表 (6)

發表留言
  • miao
  • 你的文章都很不錯看
    想問一個題外話
    剛剛看了你的相簿~~家族聚會,很有意思,不管是老人或小孩或控窯
    歷史感,滄桑感..我很感動
    所以請問地點是?(指的是地名?)
  • 謝謝你的鼓勵!但是有點過獎了 哈哈
    家族聚會的地點是在台南縣大內鄉..
    那樣的滄桑或是歷史感 我也很珍惜。

    odingpenguin 於 2010/03/12 23:29 回覆

  • 忠實讀者
  • 拍謝昨天亂嗆你吼
    我猜你小鼻子小眼睛一定有偷不爽ㄎ
    不過看完你文章大概有點懂了...
  • 其實我不太知道你是誰 也忘記你嗆我什麼了..
    如果你可以告訴我你是誰 那麼我就知道你嗆我什麼了
    ㄎㄎ

    odingpenguin 於 2010/03/12 23:30 回覆

  • #31
  • 打球這件事並不是只有
    參加系隊才打,不參加系隊就不打這兩種選擇而已
    畢業之後我也曾經以為離開系隊我就不會再打球了
    有點類似曾經滄海難為水的感覺 XD
    直到有一天在軍中跟弟兄拿著很爛的球具在很爛的場地上打球
    明明身邊的人都跟以前不一樣了
    但是卻仍然會想起過去在系隊打球的點點滴滴
    那些又哭又笑的回憶
    就像現在他們也正在球場上比賽
    而這些影像總是會在以後的某個時候浮現一樣
    都是很珍貴的感受
    啊幹,扯遠了
    我不會再去找你說這件事啦
    我只是覺得等我回台南還是會找你打球
    因為我們的球技比較接近,系隊學弟太強,不想跟他們打
    所以不用把球具處理掉啦 XD
  • 看到背號,我以為是林智勝XD
    後來想一想現在還在水深火熱裡當國軍ONLINE的烽哥也是
    好久不見!!(我不知道你有在看我的BLOG耶)

    看到你的留言,我突然有一種又變回大一學弟的感覺..
    那時候我沒有那麼機掰,那麼難相處。

    祝你接下來數饅頭的日子,都可以過得順順利利。

    然後我球具不會丟掉,因為很貴ㄎㄎ

    odingpenguin 於 2010/03/14 21:22 回覆

  • 悄悄話
  • 悄悄話
  • ^^
  • 想回來的時候還是不要猶豫
    就趕快回來吧 永遠等著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