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在金毛的FB上面看到一句話,說得很透,於是把它記下來。
『學生生活許多的第一次仍歷歷在目,但是許多的最後一次卻早已悄悄來臨...』
在一個大六學長面前,說自己認同他的話,實在有一點越俎代庖的意味。
我知道這句成語用得不對,但它卻貼切的表達了現在的感受。

前幾天的地震突然在我泡老人茶的途中,就這麼發生了。
來得很快,去得更快。
回到房間,電腦的音樂仍然若無其事地播送,彷彿地震不曾造訪過。
唯一可以嗅出地震足跡的,是在架子上東倒西歪的瓶瓶罐罐。
乳液、香水、收斂水…無一倖免。
然而,同是在架上的衛生紙,卻一點移動也沒有。
不知道老天爺是不是想透過這次地震來告訴我,
這些修飾表面的東西,往往都是不堪一擊。

『人參嘛,不過比當歸長一點。』郭余民老師在白袍典禮的鼓勵VCR中如是說。
好的老師不只會帶你上天堂,還會用他們獨特的方式,來傳達他們的生活態度。
我很羨慕他們能夠有如此的幽默感,去面對和詮釋生活中的不如意。

自己會做出這個決定,我覺得比地震還意外。
因為地震發生前,還有可觀察到的地殼變動,
而這個決定好像是在大便大到一半時突然做出的。
選擇在2010年的大醫盃之前,從打了三年多的球隊中抽身。
說來汗顏,這是第二次的離開這個曾經引以為榮的團體。
真沒骨氣。
『如果那些大學長又來找你說話,你要怎麼辦?』妳說。
暑假聚會裡98學長的話我還記得,那是個醫學營期中的一個中午。
太陽好大,天空好藍,薯條好吃,飲料好好喝。
我承認,會回去一部份是因為他們給的感動,另一部份則是想再給自己一次機會。
只是現在,當時的勇氣及熱情,早已在零零碎碎的挫折及不如意中消失殆盡。

再留下去也不是辦法。

今天騎車的時候,看見了一場車禍。
兩台摩托車飛得老遠,警察將路口封鎖一部份好維持現場的完整。
沒有看見傷患,應該已經送到醫院了,因為車子看起來狀況有點令人擔心。
左腳踝突然隱隱作痛,跟每一次經過當時事發路口時一樣。
去年車禍之後,我一直在思考為什麼車禍會降臨在自己的身上。
因為我每一次罵完髒話都會在自己心裡譴責自己,消自己的業障。
還是自己不願意讓步的個性導致的吧,我想。
當兩方都往同一個地方前進時,卻無法讓出空間或是給予前後順序時,
那麼碰撞及衝擊的發生,將會是無可避免的。

受傷之後,騎車變慢了,也小心多了。
那麼,思想呢?

還是總會在人群中橫衝直撞,表現自我。
因此仍然和許多不同的聲音產生摩擦,在人際關係中也三番兩次的跌跌撞撞。
我想起了媽常對我說的 『瑋瑋,不要那麼愛辯。』
只是有些事情我真得沒有辦法去妥協。

我操你媽的。

『快樂打球,打爆對手。』
我記得我曾經為系刊寫過這樣的幾句話,這是教練一直對我們耳提面命的話。
意思是說,無論球技怎麼樣,一旦站上了紅土綠草地,就是要去享受球賽。
至於打不打爆對手,那倒是其次了。
只是教練沒有教,如果打球沒有那麼快樂了,那麼還有能力繼續打爆對手嗎?

好像有點嚴肅呢。
跟自己說好面對這些事情的時候,也要跟當初進球隊時一樣,
要有大一的單純,加上學長的豪爽白爛。
會遺憾嗎?一定會。
因為沒有辦法將學長當初帶給我的感動傳給學弟。
只是現在的學弟我很喜歡也很爭氣,遺憾的成份也沒有那麼濃了。
會回去第三次嗎?不會。因為如果回去這篇文章就要刪掉了。
人事已非。

現在比較麻煩的是,要怎麼把球具給處理掉這個問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odingpenguin 的頭像
odingpenguin

阿丁翻滾部落格

odingpengu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