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去的一年在高雄長庚。

PGY,post graduate year,畢業後一年期一般醫學訓練,
宗旨是要促進中華民國的醫師能夠有更多的跨專科一般知識,
好在往後遇見類似SARS的重大事件時能夠有更準確的判斷和反應,
另一方面避免必要的會診或是病人必須遊走在多專科之間所造成的醫療浪費。
看著大部分資深主治醫師們依然頭痛會診神經科、腳痛會診骨科的行為
當時懷抱一般醫學的熱血和理想,一個個不眠的夜晚和醫病之間的對立,
發現自己終究還是填補空缺的人力,午夜夢迴時,還是會沮喪。

在外流浪了七年,總算回到家鄉,成為這間從小守護家人到大的醫院的一顆螺絲釘。
一年的時間可以風情萬種,海裡的休假時光倏忽即逝,值班的夜裡卻度日如年。
站在病床前跟解釋病情,值班時插管及急救,
不知不覺我已經在高雄的土地上,用一個個醫囑在協助鄉親們與疾病抵抗或是面對死亡,
只是每一次從來沒有來得及準備好過。

醫院後方是座熱帶植物試驗所,無論風雨總會有運動的民眾。
一年前站在這片大落地窗前,我的心裡跟著馬尾妹的馬尾晃啊晃,
一年後再度站在這片窗前,我看見馬尾妹更長的馬尾晃啊晃,還有後面推著阿嬤講手機的外籍看護。
阿嬤面無表情地看著前方的地板,口水從嘴角流了下來,
外籍看護機哩瓜啦的,和聽筒另外一端也是在輪椅後頭的同胞們話家常。
在家靠父母,出外靠朋友;
輪椅上一個個面無表情蒼老的面孔,叮囑著"人生苦短,及時行樂"

這一年終究是過了。
如果說說這一年最大的收穫是甚麼,應該是學習等待和了解無奈。
等待的過程讓自己重複的檢視,無奈也就不會在生命從自己指間流過時,如同海嘯
同一時間,社會上也是風雨飄零。
愈來愈多的黑心商品浮上檯面,政府的功能不再是為民意發聲,
公民的力量只能夠過你我一枝草一點露的聚集和累積,
揭發黑心油品的屏東老伯不好意思的笑容雖然微小,但是卻雋永的刻在我們的腦海裡。

隨著年紀的增長和過去所犯的過錯,愈來愈理解也能接受,自己不是個能夠交朋友的人。
但是很慶幸還是能夠在這個陌生的環境,遇見給予溫暖和與人為善的人們。
老邱學長、葉人豪學長,在院內的協助和院外的小酌總是給人安定的感覺。
楊家森醫師給予我很多上刀的機會,也偷偷地帶我進入皇家手術室見識孤高的手術刀;
讓我們白吃白喝一年的林寶源導師總是瞇瞇眼的看著我們說『有沒有問題?』然後替我們把一切都打理得好好的。
李志雄老師讓我看見在這間非蠅利醫院裏頭,還是有人在把心裡的那把尺擺的方方正正的。

許久沒有在部落個上留下文字,
一方面是那些雪地鴻爪已經在心裡,另一方面怕自己無法掌控那些從字裡行間硬是要衝出來的牢騷。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odingpenguin 的頭像
odingpenguin

阿丁翻滾部落格

odingpengu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