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捲哥,很熱齁?』 『哈哈哈哈…』
『捲哥,你也回我一下話吧!』 『哈哈哈哈…』
看著旁邊的蛋捲吐著舌頭哈著氣,再看著自己濕透的前胸和後背,
正午十一點,我在小琉球的潮間帶,天氣晴。
2010年夏天的序幕正式展開。

『我敢說小琉球的潮間帶,是全臺灣最漂亮的潮間帶。』導覽的曾大哥這麼說。
『我敢說每一個導覽員也一定都會說自己的VIEW是世界第一。』我這麼說。
縱使沒有像墾丁一樣有穿著潮肩帶的春吶辣妹,小琉球卻有著漂亮的潮間帶。
因為幾乎沒有受到破壞,而小琉球的潮間帶維持著相對完整的生物多樣性。
海膽、海參、海兔,再加上我們這一群海王子,都說明了這裡豐富的生命力。
『你們千萬要記得,看完之後要再把牠們放回海裡去。』曾大哥開宗名義地說。

『曾大哥,小琉球這個地方年輕人口外流嚴不嚴重啊?』我問。
清風徐徐的夜晚,距離本島不過三十分鐘船程的小琉球卻有著難得的悠閒和平靜。
一邊和導覽潮間帶的曾大哥聊天,一邊被蚊子叮。
曾大哥,南方民宿的老闆,也是小琉球觀光協會的理事長和生態導覽志工。
就像艋舺裡GETA老大一樣,曾大哥一點也沒有理事長的樣子,
有著的是一個脾酒肚和一張看起來隨時喝完酒的紅臉。

『這裡只有國中和國小,國中畢業以後大家都要到臺灣本島去繼續就學。
有些年輕人在那邊念完高中大學以後,就順勢在那邊工作了。
畢竟在臺灣那個花花世界有太多東西是小琉球沒有的,人口流失當然嚴重。』
大哥蹺著二郎腿說。

『可是椰林的老闆娘說很多年輕人願意回來小琉球開民宿,怎麼人口還是外流嚴重?』
我邊摳著腳皮,邊丟了個問題。
『在臺灣,賺個三萬塊還不一定養得活自己。
但是三萬塊在小琉球還能存一萬塊,要活下去相對簡單。
我問你,你覺得願意回來小硫球的年輕人,都具備些什麼特質?』
大哥將二郎腿換成三郎腿。

『對故鄉有熱情,對土地有認同感的人。』我摳起一塊腳皮丟到地上。
『對,但那是極少數。大多數的年輕人都是在本島找不到工作後,才會跑回小琉球開民宿。
幾年前我剛開始成立觀光協會時的民宿只有10幾家民宿,到現在已經爆增到將近100家民宿了。
當時我們10家民宿之間達成一個共識,希望小琉球的觀光業是往『生態、旅遊並重』的方向走。
但是這其它90多家的民宿並不是都贊成這個觀念,因而破壞了『永續經營』的這個理念。』
大哥的三郎腿又換成四郎腿。

『就像有一次,我看見有一個業者拿著雷射筆,
指著正在睡覺的白頭翁,告訴旅客說"你們看,這個就是無頭鳥。"
而同時我正在跟一個來跟我們學習生態旅遊的導覽團說明我們在生態旅遊這一塊的經營情形。
你說,這丟不丟臉?』
大哥放出了大絕-五郎腿。

『你們現在這一代真的是傲少年,整天就只做一些浪費生命的事,飆車、轟趴..
我還記得我高中畢業時就跟我媽說"媽,這個社會現在由我們來管"』
廣播裡傳來政論主持人高談闊論著我們這一代的不是。

清明節吃春捲的由來可追溯到春秋時代。
傳說當時的賢者介之推為了照顧母親,因而拒絕晉文公的封祿,於是帶著母親到山洞躲藏。
晉文公發現之後,並聽從旁人建議放火燒山,他深信介之推一定會背著母親逃出山洞。
沒想到介之推並沒逃出山洞,寧死不屈。
晉文公悔不當初,並下令全國在這一天〈清明節〉禁止生火,訂定為寒食節以紀念介之推。
所以,古時候的人在清明節這一天,通常會把涼掉的蔬菜包在麵皮裡。
這就是清明節吃春捲的由來。

前幾天的清明節夜裡下了一場雨,洗去了一整天的悶熱。
清明時節就是要雨紛紛地吃著春捲才對。
雖有著冷冷的外表,春捲卻有著豐富的內餡。
口感豐富、甜中帶鹹、咬下一口,食物湯汁就會從齒縫中流出。
How fucking delicious!!身為一個華人真幸福。

『你們這一代就是這樣..你們這群草莓族..』
我們這一代總是被批判的一代。
有著冷冷的外表,常做出妨害社會安寧的事情。
批判很簡單,批而不判卻不容易。
當我們以本位主義去加諸於事物上時,批判往往就會產生。

但,如果願意透過咀嚼了解代替批判攻訐,
那麼我們這一代豐富的內涵一定也會流滿你們的眼中。
我們這一代不是不能接受批評,而是不想承認那以偏蓋全的批判。
也因為如此,我們看似對人群冷淡、對社會冷漠。
因為那就是我們想免於落入不客觀的批判圈套之中的方式之一。
否則,橫行於上一代的藍綠衝突及省籍情節,怎麼在我們這一代卻稀釋許多?

前天去聽了印度志工華小姐的經驗分享。
整場下來,她很少透過自己的視角去告訴我們,
這個地方有多落後、人民多可憐、她的工作內容有多辛苦…等等,
反而是客觀的去陳述一個事實,然後讓我們自行去體會箇中奧秘。

少一些批判,就能多一點感受,也會多一絲真實。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odingpenguin 的頭像
odingpenguin

阿丁翻滾部落格

odingpengu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