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日不看新聞,便覺面目可憎。
只是每次打開新聞總無法持久,漸漸的也轉而投向報紙的懷抱。
我想我這樣算是符合『不爽不要看的』鄉民高水準了。

因為報紙不會將相同的新聞反複播放。
還記得國道三號走山那天,我下午打開新聞由50台轉到58台,再從58台轉回50台
和晚上再度打開電視時,內容竟然完全一樣。
看到最後竟然有一種『這些罹難者到底要往生幾次才夠啊?』
媒體最可怕的地方,在於能夠消費你的同情心,直到殆盡還不停止。
唯一的好處就只有在播出死刑新聞時,給人大快人心的感覺。
但仍舊只是四條惡人人命。

二元是另一個特色。
ECFA要不要簽?ECFA能不能簽?
綠色報紙用斗大的標題說不能簽,藍色報紙用整頁的版面告訴我們不簽會成為國際孤兒。
但是我從來沒有看過一篇有關於介紹ECFA的白話文章。
所謂白話,不外乎客觀、貼近事實這兩個層面罷了。
如果連我這個(自栩為)高知識份子都無法了解,那麼2300萬人民該何去何從?
常會在一邊搜尋新聞相關資料時,一邊覺得喪氣。
因為這社會又回到了自食其力的階段,社會分工慢慢地消失了。
我們正在倒退走。

最近系上的學長姐之間起了爭執,在系站上鬧得一陣腥風血雨。
起初事情眾說紛紜,兩方的當事人都各執一詞,說的煞有介事。
對於誰對誰錯沒有太大興趣,但是我覺得背後蘊含的道理值得深思。

看長遠一點,人在做天在看,只要對得起自己,沒有什麼必須去做任何解釋。
即使錯了,改過向善依舊能為人所接受。
只是比起說自己很長的人,看長的人相對少了些。
看短淺一點的人總是多一些。
口條好、能夠經營人脈的人,在戰役中就是優勢。

子曰:巧言令色,鮮矣仁。
我從前好像就是儒家口中的小人,不令色但巧言。
不令色是因為長得很醜,無法令色。

過去的一切現在看來竟是如此的不堪。
很慶幸自己是在如此年輕的年紀就夠有所警覺。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odingpenguin 的頭像
odingpenguin

阿丁翻滾部落格

odingpengu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丁棒子的前麻吉
  • 妳真的覺得
    只要對得起自己,沒有什麼必須去做任何解釋。
  • 是啊。但是這很難。
    我還正在努力。

    odingpenguin 於 2010/05/06 18:33 回覆

  • Amber
  • 怎麼辦丁俊瑋你現在講話口氣怎麼好像都快比我那個我從來沒見過面的阿祖還老氣了我的媽呀
  • 你一會阿祖 一會我的媽
    那到底是像阿祖還是像媽啊?
    你搞我得我好煩啊..

    還是比較像媽祖啊?

    odingpenguin 於 2010/05/06 18:34 回覆

  • 對得起自己就好 好像不應該拿來當對不起別人的藉口?
  • 是啊

    odingpenguin 於 2010/05/08 09:37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