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1000001.JPG
本張照片由羅東高中國文獸師-賴志遠(小馬)提供

『好了好了,冷氣就快開了!你們先到外邊透透氣,等車頭接上了,有冷氣你們再進來罷。』
這是我聽到她所說的第一句話。

她叫作何霞,27歲,是我們這一列車K-227的乘車員。

由香港入深圳,再由深圳進廣州。而這班列車又即將把我們帶離廣州,往下一個中繼站出發。
旅行好像就是這樣,每一處是句點、也是逗點。
奔波了一整天,以為可以在臥舖火車裡好好休息,以迎接接下來長達30小時的臥舖旅程。
沒想到火車裡跟廣州的天氣一樣熱,大夥兒一股腦地進來,
又一股腦地衝了出去,留下了散落一地的行李及脾氣。

汗水在何霞的臉上一滴滴流下來,白晰的臉龐讓汗滴看來如寶石般剔透。
即使在乘車員黯淡的藍色軍帽及軍服底下,仍然掩不住那股北方女孩兒特有的氣質。
標緻的五官恰當地鑲在白淨的臉龐,令我不得不多看了她一眼。
但是我沒有留意太久,因為我知道我們只是萍水相逢。

繁星點點,列車奔馳在鐵路上。
大陸太大,列車太小,即使速度快得嚇人,列車仍然像是靜止不動一般。
沿途經過的是許多有名的城市-武昌、岳陽、長沙、酒泉…堆疊出中國五千年的歷史。
歷史太多,時間太少,感官無法承受,索性將自己隨意拋入這股文化洪流之中。

可能是還不習慣臥舖火車上的顛簸,我躺在床上翻來覆去,於是開始與小馬聊起天。
小馬,一個大我沒幾歲高中國文老師,卻有著不平凡的想法及才華。
總是用才華在享受這世界,然後再用這世界豐富自身的才華。
他有一種會讓人想聊天的氣質,然後在彼此吐槽之中又能有所成長。
對我來說他就像一個亦師亦友的學長,也是一個在這次旅程中教我怎麼旅行的玩家。

『丁胖,你有沒有發現負責我們這一節車廂的乘車員很漂亮?』
會多留一些眼光在她的身上,是從其它人的談話中聽到她的漂亮及氣質。

突然,小馬招起了手,要正在整理窗簾的何霞過來跟我們聊天。
這邊不能夠用小姐來稱呼服務員或是乘車員,因為在他們眼中『小姐』是屬於特種行業的稱呼。
早先還會不習慣,入境隨俗,後來也逐漸能接受這種兩岸的差異,叫起來也沒那麼彆扭了。

大陸鐵路局的乘車員不像臺灣的乘車員工作那麼簡單,只是收收垃圾、賣賣東西。
她們有點像是保姆,小至夜間拉上窗簾和倒熱茶、大至接受乘客的批評,都是他們的工作內容。
「這麼晚了,還不睡?」她問我們。
「人生的每一個晚上都可以睡,但只有這個晚上才有機會認識你。
我們的相遇可能就只有這麼一次,早早睡去那不就浪費了嗎?」小馬答道。
「下流。」我在心裡罵道。
小馬怎麼能厚著臉皮去搭訕一個初次見面的乘車員,而且還是在這離家千里外的鐵道上?
但我又覺得有點興奮。因為我想看一看何霞的反應,也想跟這漂亮的女孩兒聊天。

一開始,何霞對於自己的事情總是有所保留,也常會在我們問到較私密的問題時,
藉故要幹活而離開我們身邊的座位,去整理一些早已十分整齊的地方。
『你坐嘛,沒有那麼多東西好忙啦!你最需要在乎的不就是我們顧客的感受嗎?
連跟我們聊天都不肯,這樣不是本末倒置了?』小馬總會在她經過我們時這麼說。
『您這麼說就太折煞我了。我們上頭有規定不能擅自跟你們聊天的。
何況你們又是外地來的朋友,一旦被發現我會挨罵的。』她臉紅的回答。

隨著每一次三兩句的對話,我發現小馬在意的不只是她的外貌,還有在她背後的故事。
透過談天去了解所到之處的故事,這就是小馬旅行的方式。
幾次之後,可能也看出小馬的誠懇,縱使沒有轉守為攻,何霞也逐漸的能夠卸下心防。
聊到最後她索性坐在我們旁邊的椅子,和我們聊起一些內心事了。
在異鄉深夜的臥舖火車,和漂亮的乘車員促膝長談,是很特別的感覺。
這讓我想起了【天下無賊裡】劉德華與那個漂亮女賊的過招,後來彼此產生情愫的故事。
是有那麼點浪漫。

在一旁,我靜靜的聽著,沒有插話,只在心中慢慢勾勒出何霞的輪廓。
甘肅武威人,中學畢業後,考上西北師範大學,父母認為那不是間好學校,
於是她先去從軍兩年,然後透過父母的關係替她安排了一個鐵路局的工作。
一個她現在的工作。

「你現在後不後悔?」小馬問道。
「後悔極了,但沒有辦法。」她說。
『為什麼後悔?』小馬又問。
『我有一個同學在美國念書,常會寄照片和明信片回來。
那邊好漂亮啊!好羨慕她們可以四處旅遊和念書。我最喜歡旅遊了。
可惜我們家裡窮,要掙錢啊,只能每天待在火車上,隨著火車來回在車站之間』
『如果要去旅遊還是買些東西什麼的,都得存好久的錢啊』
看著她臉上落寞的神情,我覺得很心疼。

一個月1500圓人民幣的薪水,每個月還得拿出500圓給母親,償還當初買這份工作的錢,
扣掉生活費之後,薪水也所剩無幾。

『你們有去過日月潭嗎?我聽我有去過臺灣玩的朋友說那邊好漂亮啊。』她問。
其實,她也和我們這個年紀的年輕人一樣,喜歡唱歌、喜歡四處旅行。
27歲,不正是應該追尋夢想和人生的年紀嗎?
我很喜歡她與我們分享她從前的旅行經驗時,綻放在她臉上的笑容。
因為每一次旅行對她來說都得來不易,所以她更能珍惜每一次旅行的機會。
想到這邊,我突然覺得自己好幸福,因為我正做著很多人想做卻沒有辦法做的事。

『如果有一天我再度來到甘肅莫高窟,第一個一定找你;
又如果你到臺灣來,一定要跟我聯絡,我可以帶你去玩,吃住都包在我身上。』
小馬跟她約定。
我發現我看到的不再是午夜癡漢的影子,而是一個夢想給予者,
給予一抹一輩子可能就困在列車中的靈魂一個夢想、一個希望。
不禁對小馬肅然起敬,也替何霞高興。

何霞,何處之霞?
世界上的每一個角落,隨時都有這麼一塊漂亮的彩霞等著我們去欣賞。

隔天起床,列車抵達了終點站-蘭州。
我看見何乘車員,穿戴上整齊的服裝,筆直地站在列車門口送我們下車。
『歡迎再度搭乘。』她微笑著對我們說。


2009夏寫於蘭州..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odingpenguin 的頭像
odingpenguin

阿丁翻滾部落格

odingpengu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阿拉保佑
  • 這是你系刊那篇嗎我覺得這是你網誌最近看了最有感覺的一篇耶
  • 之後會放上系刊吧 我想..

    odingpenguin 於 2010/05/12 00:35 回覆

  • aaa
  • 挖 超感人的!!真的
    我想去大陸玩了
  • 我以後有機會應該也會去

    odingpenguin 於 2010/05/22 23:06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