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_0108.JPG
最近買的CD『詩情搖滾』
這張專輯喜歡的歌高達幾乎整張專輯那麼多,剩下幾首多聽幾次應該也會喜歡。
因為伍佰的歌,好像比較適合會聽很多次的人。
因為這樣才能聽清楚他的ㄕㄙ不分的腔調,還有聽進他的心聲。

我想起國中時期,那時候存好久的錢只為買一張JAY的『范特希』
雖然那時候零用錢錢少,但是歌手少、盜版少、欲望少。
所以在拿到期盼已久的專輯之後,我總會虔誠地把CD放進音響,
然後坐在書桌前拿著歌詞本,仔細欣賞每一句歌詞及每一段旋律。
有一陣子總會一邊唱著”賣擱阿捏打阮媽媽”,一邊騎著腳踏車進學校大門。

聽歌。
我現在的聽歌方式很LOW,一點也不尊重音樂和創作者。
隨手點了四、五個資料夾,調好音量平衡,然後再翻開一本書或是打開幾個網頁。
偶爾豎起耳朵,分點注意力給詭異的旋律、或是那畫破天際的嘶吼。
沒了。

隨著資訊的爆炸,音樂也跟著爆炸。
歌手如雨後春筍般的出道,網路資源的易取得性也讓音樂作品愈來愈容易出倒。
趕不上聽完即丟的音樂文化,創作選擇以量取勝,
但這樣一來,卻不再能夠滿足那些仍舊稟持著純淨感官的消費者。
創作者亂了,消費者亂了,然後這整個創作的環境都亂了。
常會在聽完一首歌之後,忘了旋律、記不得歌詞、想不起歌名。

聽的歌雖然多了,但是聽進去的內容少了。

於是將觸角的頻寬縮小,選擇能夠共鳴的幾個固定聲道,拿著歌詞、跟著拍點,
讓好歌喉引導著思緒奔馳在,不管是宮商角徵羽或是那九腔十八調。
歌的變化少了,但是感覺多了。
這讓我想起我的打鼓老師,他說他常會一直練同一段節奏,
直到連抖腳的時候,也能夠不小心地把節奏給抖出來。

『要 吵 架 了 嗎?』這是最近很愛放的一句垃圾話。
每一個字中間都按了兩次空白鍵,總共有八個空白鍵。
每一次按下時,總會問自己:
誰和誰吵?怎麼會吵?什麼時候吵?吵什麼?能不吵嗎?如果是我,會怎麼吵?
連這種事都要來一趟人事時地物的SOP,然後就會忘記要吵架了。
順便宣傳一下,我現在的稱號是『成醫顫繩』

又是一篇不知所云的文章。
那麼就以『提醒自己多買正版CD,然後好好坐下來聽』來做為結尾吧。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odingpenguin 的頭像
odingpenguin

阿丁翻滾部落格

odingpengu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