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假了喔?在哪裡當兵啊?當什麼兵?』
『對啊,好久才放一次假。我在台南當砲兵。』
這一段對話,我這個週末講了至少有十次,而且會一邊回答一邊在心裡罵幹你娘。
我沒有說謊,我在台南天天都在打嘴砲,也算半個砲兵。
但其實也不能怪那些人誤認我為國軍弟兄,因為會有誰在週末的晚上,
在往台西的昏暗客運上,一邊用平頭頂著行李、一邊打呼?
而且還帶著一個寫著超醜”王敬鈞”的破爛睡袋在身邊。
順帶一提,我好幾次都好想把名字朝外,然後去踹那個坐我前面泰勞的屁股。
但因為他是我的心靈搗屍加上成醫第一好咖,而且泰勞也看不懂中文而作罷。
對了,感謝王敬鈞借我睡袋。

IMG_0165.JPG 被丁淹沒的國小課表。丁丁制霸!!

雲林縣台西鄉,是一個在台灣西邊、一下車就會聞到海味的靠海鄉鎮,
這裡大多數的人都姓丁,天線寶寶裡的丁丁聽說也是來自這裡。(我唬爛的)
我姓丁,但我卻不是這裡出產的丁家子弟,而是來自嘉義義竹的一個內陸男丁(純)
沒有台西的海味,卻有義竹的土味和一點自家釀造的男人味。

IMG_0164.JPG
不只他,一二號也都姓丁。

堅持要吹醫學院冷氣吹到關機的小家子氣精神,我必須付出一些代價,
就是得坐火車到台中以後,再轉最後一班客運調頭回雲林。
那種過雲林門而不入的感覺,應該只有創辦雲門舞集的林懷民先生能夠了解。
坐在不新又不親切的台中客運,一路上只有電線桿和柏油路陪伴著我,
車上昏黃的色調讓我覺得,從未造訪過的目的地-台西更顯的陌生和遙遠。
這種感覺很奇異,明明是一個充滿與自己相同姓氏的村子,
卻有一種不怎麼想前往的感覺,這難道就是古人所說的近鄉情更怯嗎?

IMG_0182.JPG 他們在我等車時的時候,看見我在拍照,主動靠過來的一群小丁丁。


我不知道自己這輩子會不會再來台西第二次。(這次來開一個行前會)
因為這裡真的不好到達,搭乘交通工具得轉兩次車以上,也沒有發展觀光事業。
我貪婪的記下每一件我看見的『有丁事物』,畢竟我與這個村子還有阿拉丁一樣,
都是世界上有丁生物的一份子啊!

不然,以後如果不知道要怎麼取兒子的名字,再來這邊取經好了。
(現在我的後代已經有第一個名字了,丁樞基)

IMG_0185.JPG
活到八千歲,會是什麼樣子?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odingpenguin 的頭像
odingpenguin

阿丁翻滾部落格

odingpengu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