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
這是一局上半結束之後的比數,統一獅當家投手嘟嘟被打爆了。
怎麼丟都會被打成安打或是鳥安,守備也不幫忙,失誤連連。
我看他走下投手丘時臉上的表情,跟今天的天氣一樣,悶爆了。
一局上半興農牛打了十個人次才結束,花了近半個小時。

球場上的比賽令人提不起勁。
不過今晚台南球場發生的另一件事,讓我突然開始思考,
思考了關於現在23歲的我,成長這一路上發生的點點滴滴。

自從簽賭後,進場看球的人愈來愈少,
所以每一場空位總是很多,可以隨便亂坐。
我很喜歡每一局就換換位子,用不同視野看球,
還有看那些會進場看球的人們,到底都有著什麼樣的特色。
一局上半剛結束,有三個人走進場來,在我前面的三個空位坐下。
當時我正在偷瞄我斜前方的少婦,對他們沒有多加注意,
只知道是一個大人,兩個小孩,一男一女。

『許峰賓,加油,許峰賓,加油,統一統一阿賓,加油加油加油!!』
坐在我斜前方的少婦,舉著自製的許峰賓加油牌,跟著啦啦隊大聲喊著。
我很不喜歡許峰賓,因為我覺得他一點也不厲害,而且長得很衰。
不過聽說他即使一直蹲板凳,還是很努力在練球,這點我倒是挺欣賞的。
我覺得執著在自己認為是對的事,是我很佩服的,而這也是我的死穴。

許峰賓出局,對面的啦啦隊歡呼。

剛才那個男人站起身,走到坐在他隔壁的隔壁的位子上,
大力的拉起坐在位子上的女孩的手,要將她拉離開座位。
『舉起你的右手,安打哩安打~』
球場很吵,我沒有聽見那個男人跟女孩說些什麼,
只看見男人那張很生氣的臉,然後小女孩好像在哭。
坐在旁邊的小男孩,不知所措的看著他們倆一眼,又將注意力轉回球場。

『陽森GO,陽森GO,陽森哩陽森GOGOGO!』
現在上場的是我很喜歡的陽森,最近剛傷癒歸隊,打擊火燙。
不過我的視線仍舊一直盯著前方剛剛發生拉扯的兩人。
現在男人已經放棄拉扯,改在女孩旁邊坐下,一邊對著女孩大聲說話。

那是一對父女,旁邊很想卻無法置身事外的男孩則是女孩的哥哥,男人的兒子。

就這麼每一個人出局,父親就離開座位拉扯女孩一次,
想要將女孩拉離座位,拉出球場。有時候還會大力的捏女孩的臉。
一直持續到第四局下半才結束。

我猶豫著,不知道該不該出手介入這一件事,這一件家務事。

對面的興農牛已經比統一獅多打了快要一輪九個人次。
雖然沒有被得分,但是投球及守備內容卻乏善可陳。
天氣愈來愈悶,心情也愈來愈悶,
標哥帶領的統一獅啦啦隊,加油歌唱起來也有氣無力。

該介入嗎?那我該怎麼介入?第一句話我要怎麼說?
很多聲音和念頭在我腦中飛來飛去,但我卻不知道該怎麼做。

忽然,男人離開了座位,帶著兒子一起走出球場。
獨獨留下坐在座位上一動也不動的女兒。
雖然沒有抬起頭,但是感覺到父親及哥哥離開球場的動作,
女孩開始大力的啜泣了起來,肩膀一上一下的抖動著。

我不知道女孩的父親什麼時候會回來,或是有沒有在哪裡偷看著女兒,
所以我快速的抽出一張面紙,偷偷的塞在女孩的手裡。
第一次慶幸自己的紙手帕有香味,希望能讓女孩覺得冷靜一些。
『等等好好跟把拔說,不要再惹把拔生氣了,好不好?』
女孩沒有看我,但點了點頭。

『大哥,吃晚餐了沒有?還沒的話我可以幫你們買。』
不久之後,父親帶著兒子回來。
我沒有想過我會跟女孩的父親說話,而且是說這句話。
大哥對我搖了搖手,微笑表示謝謝你的關心和有些意外。
之後和大哥又有了些互動,聊天氣,聊球賽,但就是沒聊到剛才的那些事。
但是至少現在父親不再站起來拉女孩,女孩也不再哭泣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odingpenguin 的頭像
odingpenguin

阿丁翻滾部落格

odingpengu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油
  • 0^____________________^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