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Jun 23 Wed 2010 22:33
  • 心聲

『齁 這麼小是怎麼看得到?』『嘻 這樣就可以討論了』坐在我後面的同學嘟噥著。
現在是心電圖期末考。72名緊張的學生冷靜地坐著,螢光幕上的考題沉默地咆哮。

心電圖是探討心臟電氣活動的學問。
你一定覺得很奇怪,心臟怎麼會有電氣活動?而且人類身上竟然會有電?
當然有。不然心電感應這個詞怎麼會被發明?
我們常說的『你和他來不來電?』都說明了我們身上是有電的。
用12個電極記錄心臟電氣活動情形,初步判讀心臟是否有異常,
再搭配其它的檢查,可以用很低的成本就能確利診斷的方向。

對於我這個初學者而言,心電圖很難,
有太多地方沒有完全參透,讓我曾經一度想放棄。
直到學長告訴我心電圖是之後必備的知識,才不得不硬著頭皮學下去。
不過我覺得心電圖再怎麼難,也比不上人心的複雜。

讀書的時候常會想,既然身體的不舒服能夠透過心電圖看出來,
那麼有沒有一套東西能夠拿來判讀心中的想法?
如果有,那麼會是幾學分?拿到高分對人生又會有什麼樣的影響?

想著想著,時間咻的就到了考試這光景。
和上次OSCE一樣,總是白目的認為老師的重點好像沒有自己的重點來的重要,
所以又栽在那些老師提示的題目上。
(OSCE,客觀臨床技能評估,讓大四學生在無聊生活中更添無聊的醫學版大地遊戲)
很多時候覺得知識很有趣,但是一旦被老師畫上了重點說必考,
我反而會不想去思考它,有時候連記都不記。
結果就是哭著出考場。不是哭泣,哭泣太誇張,是哭夭自己的桀驁不馴。
慢慢的也開始說服自己去做考古題,去壓抑心裡的良知,然後吞下考過即忘的凌亂知識。
生活中有些事情還是不得不妥協。幹你媽的。

明明是一個很不起眼的景色和瞬間,可是我卻常在午夜入睡前想起它。
去年八月,那時剛結束甘肅龍灘的志工服務,我坐在出龍灘要往蘭州的巴士上。
巴士上冷氣不強,車子也顛簸的十分嚴重。
大夥兒剛從與龍灘師生離別的不捨中抽離,卻馬上進入深沉的睡眠中。
因為沿途上都是一樣無際的山頭,久久才可以看見一座高壓電塔插在其中。
我拿出耳機戴上,伍佰的淚橋從MP4裡傾洩而出。
『就像站在烈日驕陽大橋上,眼淚狂奔滴落在我的臉龐。啦~』
F1130011.JPG
pictures by 賴志遠(小馬)
這張照片是在甘肅的某座山上拍的。主題是:嚐嚐老衲的棒子!

最近剛看完一本書,叫作312號公路,天下雜誌出版。
這本書的封面寫著
『一趟橫貫大陸,由上海到哈薩克邊界的312號國道之旅,帶你見證中國的隱憂與展望』
作者Rob Gifford,是一位記者,成為駐中國記者已經有六年,
在離開中國往歐洲之前,利用六週的時間,透過這條公路完成了橫跨中國的旅行。
『中國將會變成什麼樣子?在312國道的旅途上,
我試圖從卡車司機、農夫、手機推銷員身上尋找答案。』

我很慶幸我讀完這本書。
透過作者的筆觸及軌跡,毋需風吹雨淋,路上的一切卻歷歷在目。
我也覺得汗顏。一個外國記者竟然能如此細膩的了解中國的古今與中外的一切,
然後在旅途之中對每一位相遇的中國人提出關鍵的一問,然後聆聽中國底層人民的心聲。
一顆流著西方鮮血的智慧結晶,畫過中國並且留下許多思考上的衝擊。
這些是急於跨上國際舞台的中國高層所無法做到的。

它也告訴了我,什麼是我想要的旅行。
應該寫在夢想清單裡的旅行,就是這種。
夢想還是得有一些意義和期待,否則很容易在遇到衝突時就被捨棄。
這和很多事一旦沒內涵,即使再怎麼有趣,很容易就被看穿→我的死穴,
有異曲同工之妙。

會如此有共鳴的原因,可能是因剛閱畢文化苦旅,對於古今的對比感受特別強烈,
也有可能自己身為中華人民,多讀了小學中學那幾年歷史吧。
我不會對中國的崛起感到興奮或是想搭上這部便車,但是我很好奇這台車往後會開向哪裡。
何況我是個臺灣人,中國用許多飛彈要從香蕉皮裡解放出來的臺灣人。

忘了是誰說過,一輩子至少要有一次壯遊。

前年的那次環島,雖然有趣,但是我覺得很可惜。
因為我還沒有能夠好好利用它來讓自成長。
(不過一想起頂著大太陽攻克南迴公路,而且一邊和同學騎車吵架的那十幾天,
還是會全身熱血沸騰啊啊啊啊啊!!!)
我期待也準備著下一次的臺灣環島,用與上一次不同的視角及方式,
寫下自己的人生經驗,也聽一聽在一些我從不曾注意過的角落,和那些心聲。
在臺灣地圖上,修一堂屬於自己的臺灣心電圖學。

不會是在今年,因為三年兩次也太瘋狂。
最後,今年夏天要去環島的同學,加油!!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odingpenguin 的頭像
odingpenguin

阿丁翻滾部落格

odingpengu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麻吉
  • 你每次都有幾段文字讓我很看不懂
    差點都想要放棄看下去了 哈哈哈
  • 你是哪一個麻吉啊?不好意思。
    雖然我朋友很少,但是麻吉有點多,很容易分不清楚。
    我想你看不懂可能是因為我解釋的不夠多吧。
    不過我懶得再改了,科科科科。

    odingpenguin 於 2010/06/28 12:47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