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久沒有去重訓室了。

成大有一個很不錯的體適能中心,學生俗稱重訓室。
成大高層認為,要成功之前,一定要先有好的體魄。
不愧為南臺灣第一學府。

其實自己一直以來都不是重訓室的使用愛好者,
因為那兒總是給我好擠、好熱、好臭,三種惡心一次滿足的感受。
雖然對於這些我也得負一些責任。
還有那一群渾身散發著睪固酮和汗臭的鋼鐵男子們,也令我覺得些許不適。
只是很遺憾,我也是其中的一份子。

在看膩電視節目後,常常會邊踩著腳踏車,邊觀察重訓室裡的人事物。
才發現在這個人來人往的台南東區,重訓室的生態竟也自成一格。
縱使每一個來到這邊的人目的相同,但其背後的動機卻令人玩味。

『呼!呼!呼!1201.1202.1203...』
有人將敗北的怒氣當成燃料,燃燒熱情地持續鍛鍊。
終於在一年後一戰成名、重返榮耀。

有人則是希望利用自己的好身材,將全重訓室裡的目光都吸引過來。
『碰、碰、碰!』有個男孩認為將機器發出愈大的聲音,就代表自己愈強壯。
『同學,朱宗慶打擊樂器現在正在招生!左轉走到底就是。』
正妹管理員對著正和器材玩得不亦樂乎的男孩說。

有人則是試圖在重訓室找到自己的另一個春天。
『噢噢噢噢噢!那個穿星巴克打工服、在跑步機上跑了五個小時的男生好帥喔!』
『嘔嘔嘔嘔嘔!我也要變瘦!』然後在明明沒有消耗掉多少熱量後又喀下好幾個焙果。

有另一些人,則是透過重訓與系上學弟聯繫感情。
『學弟,我們一起來練臥推吧!今天來練100KG好了!』
然後自己舉了90KG,留下10KG給學弟。
『學弟,我們一起來練臥推吧!今天來練110KG好了!』
然後自己舉了110KG,留下10KG給學弟。
『學長,我怎麼覺得100KG跟110KG差不多重啊?』
『學弟,因為10KG是很微小的差距啊,就跟我們之間的距離一樣。』
學長一邊喘著氣說,然後溫柔地拍了一下學弟的頭。

也有的人,不為了什麼,就是為了身體健康而動著。
或是說,重拾身體健康。

我不想再以自己腳斷掉為主題作文章,因為斷腳真的沒什麼大不了。
畢竟,誰沒有斷過腳?

那是幾個月之前、阿瑋腳斷掉後不久的事了。
在為自己進行復健,也為了能夠趕上比賽,阿瑋幾乎天天都會到重訓室報到。

阿瑋發現,每天晚上八點鐘左右,會有一個大哥也會準時來這邊報到。
大哥看起來像是剛從實驗室直接過來的博士班學生。
而這也在阿瑋一次偷瞄到他的證件後,得到證實。
大哥走路的方式很特別,感覺像是受過傷、然後再重拾行動能力後的步態。

會這麼推測,是因為大哥總是搖搖擺擺的走進重訓室,
然後放下包包,緩緩地踩起腳踏車。
踩了一陣子之後,大哥會費力地用自己的右手,
去將緊握成拳的左手,一根指頭一根指頭的掰開。
然後再費力地將自己張開的左手,合握成拳。
整個晚上,就這麼邊騎著腳踏車、一邊重複相同的動作。直到重訓室關門為止。

『大哥,請問你也是在復健嗎?我也是在復健耶!我懂你的感受。一起加油喔!!』
曾經,阿瑋鼓起勇氣想給大哥一點鼓勵。
『我真的懂他的感覺嗎?說不定大哥的背後,有一個我根本無法感同身受的故事。』
『也說不定大哥想就這樣一個人靜靜地做運動。我還是不要吵他好了。』
阿瑋決定讓他一個人靜一靜,也讓自己靜一靜。
唯一的交集,就是那幾次眼神的交會。
那種問候的眼神。

在這個汗水與毅力交織而成的運動世界裡,集合了來自不同科系、地方的人們。
在一步一舉之中,縱使動作相同,
但是在濕透的運動衫背後,那份堅持和蘊含的故事,都確切地告訴我們,
這個大千世界仍然是千變萬化地在轉動著,日復一日,不曾改變。
期盼在重量訓練之後,能有足夠的強壯去扛起生命不可承受之重。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odingpenguin 的頭像
odingpenguin

阿丁翻滾部落格

odingpengu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幹您娘
  • 靠!!!
    難怪昨天大家看到我都一直在那邊噢噢噢噢噢不知在噢三小
    哈哈學長學弟那段好有畫面我每次經過他們都好想給個拍拍
    認真的對他們說聲 "我真的很看好你們 : ) "
  • 其實這也是大家對你的印象啊 嘻
    不要歸"功"於我ㄎ

    重訓室的一切真的都好有趣^^

    odingpenguin 於 2010/04/25 19:43 回覆

  • 後援會會長
  • 我好愛重訓室裡的電視ㄎㄎ 汗臭味其實還好啦~ 在那腳踏車看其他人做運動就好有趣喔XD
  • 可能我比較少去吧 我在那邊都沒有遇過會長..
    會長 我現在後援會有幾個人啊?

    odingpenguin 於 2010/04/27 11:22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