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這位大哥對待女兒的方式,我就想起我爸。
因為在我小時候,我爸也常用激烈的體罰來教我什麼是對是錯。
1980年代,那時候人苯團體還沒那麼興盛,113也還沒有成立,
全臺灣屁股被打到開花的小孩子比比皆是,沒什麼了不起。
我覺得唯一比較了不起的,是我每一次都會哭得超大聲,驚動隔壁的鄰居來替我解圍。
還記得有一次我用彩色筆開玩笑地在老舊報紙上面寫下三字經,
卻被我爸不知道怎麼發現了,就將我毒打了一頓。
那次屁股好像痛到一個星期沒辦法坐在椅子上。

『對,繼續保持;錯,就是要改。來,手伸出來』

學校生活也是一樣。
國中我念的是升學班,老師對於成績要求十分嚴格。
以九十分為標準,少一分打一下。
老師總會在發完考卷後,要沒有達到標準的同學站起來,排隊到前面讓他狂鞭。
粗藤條加上握在底端的長力臂,搭配老師猙獰的表情,教育意味十分深重。
如果是冬天那就更過癮了,打一下要搓十下,才有辦法稍稍減輕痛楚。
有一次考80分,當我領完十下、眼淚正快要飆出來時,
看到隔壁同學考卷上面寫著70分,突然覺得自己一點也不慘。
我們都是這麼被打大的。所以就算是草莓,也是很硬的草莓。

前陣子看到一則新聞,有一名國中生被老師罵遲到大王,
然後老師就被告了,妨害名譽定讞。
我記得那時候我正端著我的排骨便當,下巴差點就碰到我的排骨了。
現在流行愛的教育,但是不能有鐵的記律。
那麼現在愈來愈多的校園黑道和愈來愈低的錄取分數是怎麼一回事?
我知道不能一竿子打翻一艘船的人,但是也不能連船上正在都走私低能人口時,
我們卻視而不見吧?

上一代總是在埋怨下一代不夠好,下一代也總會痛斥上一代老古板。
只是在痛斥的同時,我們也要一邊反省自己是不是不夠好?
不然我們過幾年以後,我們埋怨下一代不夠好的立場會微弱到連自己都聽不見。

妹妹,不是我不替你說話,而是你得自己去跟爸爸說。
『對,繼續保持;錯,就是要改。來,手伸出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odingpenguin 的頭像
odingpenguin

阿丁翻滾部落格

odingpengu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慧君
  • good!!!!!!!!!!!!!!!!!!
  • 好久不見!慧君小姐
    你這樣突然一個GOOD 我有點害羞

    odingpenguin 於 2010/08/10 15:19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