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久以前在網路上看過一段影片,內容是麻醉科醫師在手術前與骨科的對話。
無論麻醉科醫師針對病人的狀況問了十多個問題,骨科醫師都只有回答一句:
『This is a fracture.(骨折)』

『丁胖,你一定會很喜歡骨科。因為你的個性完全就是骨科醫師的個性。』
幾個月以前有同學這麼跟我說。
記得剛聽完的時候,我滿心期待骨科見習那天的到來。

真的沒有讓我失望,骨科病房處處充滿了雄性荷爾蒙、豪爽,還有白爛。

『這麼久沒來,你不怕醫院倒掉喔?』
『你這個症狀不用吃藥,吃飯就好。』
『幹你娘哩!學弟你知道嗎,那個病人剛到急診的時候,真的是靠盃慘的。』
『幹!今天PACS表現很反常喔,到現在還沒當機。』
『同學你看不到沒關係,因為我開刀的傷口是世界上最小的。』
『(傍晚6點)學弟你幹嘛還在這裡?趕快走趕快走。
你每天晚一個小時回去,兩個禮拜就晚十個小時了。
為什麼要浪費青春年華在這個鬼地方?
離站的時候花十分鐘跟老師道歉就可以換十小時,不是很划算嗎?』
『學弟,如果你的問題問到R2(第二年住院醫師)都還不會,就不要再往上問了。』

『層~層~層~』
骨屑飛濺,大夥都沒有閃開。
雖然有些人稱這為"愚勇",但是在骨科醫師的心中這叫作"真男人"

一抬頭,驚覺已經是下午兩三點,身上卻沒有多少疲態、診間仍然充滿笑聲,
皺著眉頭進來的病人大多是笑著走出去時,你會開始對這個老師感到好奇。
『我都把病人當鄰居,這樣還有甚麼好顧忌的』
老師剛打完病人的頭、叫病人去吃洨,然後轉頭跟目瞪口呆的我們說。

跟診跟到一半出去上廁所時,我都會看看這一科的病人,
大多數是甚麼裝扮,是甚麼族群,有甚麼特色。
骨科的病人大多數是中壯年以上的老人,大多抓著輔具和行動不變的移動著。
『學弟,骨科很適合需要成就感的人來走。
因為昨天因為疼痛還不能走路的病人,今天馬上就能夠健步如飛。
醫生就是要解決病人的痛苦,不是嗎?』

對這句話我持贊同的態度,因為我曾經因為老師的妙手回春而重新獲得行走的能力。
即使老師的專長是用關節鏡替承載著2300萬人希望和期待的旋轉套肌做修補,
好讓那顆失去尾勁的的sinker重新大殺四方。

不過,硬梆梆的骨科還是看看就好。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odingpenguin 的頭像
odingpenguin

阿丁翻滾部落格

odingpengu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